前Spartan Group合伙人揭露FTX真相:无法接受《纽约时报》的歪曲报道

原文标题:《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怒撰长文:关于 FTX 的一切真相》

原文作者:Jason Choi

原文编译:

Moni

针对《纽约时报》今日发布的一篇 SBF「洗地文」,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 、资深加密从业者 Jason Choi 在社交媒体上以数十条推文分享了自己作为亲历者的所知道的一切,他表示无法接受《纽约时报》的歪曲报道,他在 FTX 诞生之前就认识 SBF,见证了 FTX 的兴衰,因此希望向众人讲述,究竟发生了什么。

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怒撰长文:关于 FTX 的一切真相

翻译整理:

对于 Alameda 和 FTX 的故事,简单来说,可以总结为一句话:SBF 赌性很强。实际上,他们做的每一个重大决定都与使用更多杠杆有关——欺骗性募集资金,金融工程,以及最终彻头彻尾的欺诈。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 月,当时规模还很小的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 开始向投资者募资,承诺「无风险的高回报」。据推测(据我所知),他们拥有 500 万美元的股本,但试图以 15% 的年利率借入 2 亿美元来从事未来的做市。

2019 年 7 月是 FTX 计划推出的时间,他们于 2019 年 8 月宣布完成 80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几家基金参投。(Odaily 星球日报注:本轮融资由 Proof of Capital、Consensus Lab、FBG、Galois Capita 等参投),在一份投资者备忘录中,「Alameda & FTX」被标注为有风险,因为 SBF 要同时兼顾这两家公司。消息人士告诉我,之所以推出 FTX,是因为当时 Alameda 很难融资,所以说,FTX 可能只是为了方便 Alameda 融资的一个「副产品」。

早期,Alameda 有一个 FTX 专属 API 密钥,可以比其他用户更快访问交易,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2019 年 9 月左右,据称 Alameda 试图攻击 Binance 期货平台,但遭到重挫,这也许是 Binance 和 FTX 不和的开始。

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怒撰长文:关于 FTX 的一切真相

随着 FTX 的持续增长,他们对资本的胃口越来越大,在「DeFi 热潮」期间,他们在 Solana 链上创建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Serum 。之后,FTX 开始参与多个 Serum/Solana 生态项目,比如 FIDA、MAPS、Oxygen Protocol 等,这些项目都在短时间内推出了Token。

据消息人士称,运营 Serum 的其实都是 FTX 员工,一些 Serum 生态系统项目虽然对外宣传被视为第三方项目,但实际上都是内部孵化/运营的。

FTX 为什么要这样做?实际上,那个时候(2020 年冬季)Alameda/FTX 内部发生了一些变化,Alameda 放弃了 Delta 中性策略,因为它们的优势被侵蚀,不得不开始在大量杠杆作用下扩大风险敞口。Serum 等

Token

资产很可能被用作抵押品以实现上述杠杆作用,流通量交易和价格很容易被 Alameda 和 FTX 人为操纵并用它们来填充资产负债表。

举个例子——假设 Alameda 用 200 万美元以 1000 万美元的「完全稀释估值」(

Token

价格 * 将发行的

Token

总数)资助一个半孵化项目。

FTX 随后在其交易平台上架该

Token

,但仅将总

Token

的 1% 投放市场,Alameda 可以用几百万美元来支撑价格,以创造一个「假的」完全稀释的估值,比如 10 亿美元。突然之间,200 万美元在纸上变成了 2 亿美元。

通过这样做,Alameda 创造了一个庞大且多元化的资产负债表的幻觉,然后就可以借贷来为他们的「定向赌注」提供资金。其实,当时已经有人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却受到欺凌和威胁,SBF 本人也对此保持沉默。

总而言之,正如流出的 FTX 资产负债表所示,Alameda 很快创造了数亿美元的虚假流动性和股权价值,但即便如此,相比于 FTT 还是相形见绌。

Serum 和 FTT 在 FTX 上可能是唯二能用做抵押品的

Token

,这很可能是 Alameda/FTX 造成数十亿美元漏洞的原因:Alameda 承诺以非流动性抵押品借钱来融资,随着今年市场下跌,这些押金被追缴,导致 FTX 用户资金被盗(或被他们拿来救火)。

这意味着,FTX 的流动储备金额可能低于用户存款,当然,如果时间足够,这个漏洞很或许是可控的,但 CZ 披露了这一事实,继而引发 FTX 挤兑。

由于这一切都在幕后酝酿,SBF 正在积极推动主流合法性并建立监管护城河...... 确保 FTX 和 FTT 股权价值可以被区别对待。在此过程中,SBF 不得不加大宣传推广力度,所以我们看到了 FTX 宣布以 1.35 亿美元冠名 NBA 迈阿密热火队球场、SBF 也成为了美国总统拜登的第二大捐助者、甚至想参与进 Elon Musk 收购 Twitter 的交易中。

时间来到 2022 年 1 月,几轮融资交易将 FTX 的估值推高到了 320 亿美元,吸引了红杉资本 、淡马锡、Paradigm 参投。在此背景下,SBF 也在尝试推动政策转型,别忘了 SBF 的父母都是斯坦福法律系教授,而且和美国民主党有着密切的联系。

2022 年 10 月,FTX 提出了一项监管草案《数字资产行业标准》,如果该草案通过,那么 FTX 将受益颇丰。(需要注意的是,Alameda 联席 CEO Sam Trabucco 于 2022 年 8 月突然离职,当时没有受到太大关注,但其实背后水很深。)

一个月后,FTX 竞标 Voyage,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很可能为了救助大量持有 FTT 的人,以防止他们抛售 FTT。

当时的 SBF 还非常咄咄逼人,甚至嘲笑自己可以随意进出华盛顿,而赵长鹏却不行,但他之后删除了相关推文。

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怒撰长文:关于 FTX 的一切真相

很快,Coindesk 发布了一篇有关 Alameda 资产负债表的文章,指出其 146 亿美元资产中有很大一部分是 FTX 团队本身发行的——鲨鱼闻到了血腥味。

2022 年 11 月 6 日,赵长鹏宣布清算币安 持有的全部 FTT 资产,当时价值高达 5.84 亿美元。可笑的是,当时 Alameda 剩下的另一位联席 CEO Caroline 宣布要以 22 美元的价格向赵长鹏购买 FTT,此举弄巧成拙,引发猜测 FTT 实际清算价格低于 22 美元。市场在恐慌中做出反应。截至 2022 年 11 月 7 日,根据 Nansen 数据显示,价值约 4.5 亿美元的稳定币在 7 天内离开了 FTX——一场挤兑开始了。

不久之后,SBF 公开声称 FTX 不投资客户资产,而且有足够的资金来兑付所有提款,但他随后删除了这一推文。可是,虽然提款被冻结,但 Alameda 仍然能够从交易平台抽走资金。当被问到为什么时,Caroline 狡辩说是 FTX US,再次弄巧成拙,反而让人们意识到母公司 FTX 肯定出现了流动性问题。

2022 年 11 月 8 日,FTX 冻结提款。11 月 9 日,FTX 宣布可能被 Binance 收购。11 月 10 日,Binance 宣布放弃收购。

不久之后,FTX 似乎恢复了提款(Odaily 星球日报注:当时其钱包被检测到有少量资产流出),但有人猜测内部人士正在套现,并将他们的提款与其他巴哈马用户混在一起。2022 年 11 月 11 日,孙宇晨宣布推出一项合作安排,允许 FTX 的部分用户通过与该项目相关的资产在波场上提取资金。

到目前为止,FTX 官方和 SBF 从未回答有关巴哈马取款以及内部人员是否套现的问题。

宣布破产后,取款终于暂停了,然而数以亿计的资金已经从 FTX 中流出。

2022 年 11 月 14 日,在短暂的沉默之后,SBF 开始发布「字母推文」(What Happpened)来嘲讽公众。加密投资者 @ercwl 透露 SBF 很可能使用这些推文来愚弄旨在检测被删除的推文的机器人,但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且不太可能。

根据来自 FTX 的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只有 4-5 名高级管理人员知道 FTX 真实情况,这些人分别是:SBF、Caroline Ellison、Gary Wang、Ramnik Arora、Constance Wang、Nishad Singh,而普通员工几乎完全不知情。

还有很多有趣的事实——比如 SBF 所谓的「兴奋剂成瘾」、「办公室狂欢」——但与那些试图了解真相的人无关,但也许《纽约时报》会非常喜欢这些八卦内容。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655655.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