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原文标题:《The Case for Social Slashing》

原文作者:Eric Wall,加密研究院

原文编译:Kxp,BlockBeats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Denis Pourteaux 提供

你喜欢研究 Crypto 哲学吗?你喜欢与道德难题作斗争,并愿意在所有选择都很困难的情况下挑战自己,去探索正确的答案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就很幸运了。

在权益证明中,社交惩罚(social slashing)的伦理困境是目前 Crypto 哲学中最有趣的难题之一。在这篇文章中,我想向你证明,如果你关心 Ethereum,社交惩罚将会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以及为什么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难题就放弃权益证明。

背景情况

2022 年 8 月 8 日,美国财政部将 Ethereum 上的 Tornado Cash 地址列入 OFAC SDN 名单。几天后,Tornado Cash 的开发者 Alexey Pertsev 在荷兰入狱。

受此影响,Aave 和 Oasis 这类 DeFi 应用程序立刻开始阻止受制裁的地址使用其网络界面。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一些聪明人决定用受制裁的资金「污染」行业领导者和影响者的钱包,以确保这些团队所采取行为的真正影响不会在社区中消失。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DeFi 的最力支持者之一因为美国权威更新了一篇博客文章而无法使用 DeFi?

不过,这场浩劫在 Bitcoin 社区看来肯定是一大趣事,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 Ethereum 的「DeFi」能兼备去中心化和抗审查性。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即便如此,真正致命的也不是审查前端本身。DeFi 的伟大之处在于,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托管一个网站,并与 Ethereum 的底层智能合约系统进行交互。

这就是制裁的可悲之处:在实际情况中,美国权威的做法对阻止朝鲜黑客组织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只会让普通人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TRM Labs是一家(不)受欢迎的公司,它通过提供被禁地址列表的 API,帮助许多 DeFi 协议遵守制裁规定。

如果审查只是发生在一些前端,那么这个行业最终会找到无摩擦的方法,让那些不幸被列入制裁名单的人得以规避这些限制。

不过,当 Ethereum 内部流程也要接受审查时,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了。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如今,大多数矿工 (> 90%) 将区块建设外包给 Flashbots,这有助于矿工聚集可以赚钱的交易进行开采。Flashbots 决定加快其中继的开源,以回应人们对 Flashbots 将把关不符合 OFAC 的交易,甚至阻止其进入区块链的担忧。

在 Ethereum 下个月开始使用权益证明之后,质押者(验证者)将有权决定区块链中各类事项的去留问题。在 PBS 到来之前,他们应该负责决定使用哪种区块构建方法。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很明显,Coinbase 会遵守法律,但这会产生什么影响?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据估计,Coinbase 控制着 13.2% 的质押,甚至更多。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 Lido 验证者在这个图表中没有统一,那是因为 Lido 由一个验证者联盟组成,这个图例将他们单独分开了。Lido 不能强制要求特定的验证者如何运行他们的节点,但在上海升级中启用提款功能后,Lido DAO(LDO Token 持有者)可以删除那些未能按照 DAO 意愿执行的验证者。如果汇总起来的话,Lido 的总份额将达到 31.1%。

正因为如此,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 的这些言论让人们清醒地认识到:许多验证者实际受监管实体控制,而这些实体必须遵守美国的监管规定。

那么,这里的问题是什么?

Ethereum 等区块链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提供中立性和抗审查性,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其有时速度缓慢、价格昂贵我们依然还要使用它们的原因。所以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对抗审查性造成了威胁,那么它也就同时威胁到了这些区块链存在的基础。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目前我们可以退出 Ethereum 上的验证者组别,你可以在上海硬分叉启用提款之前选择退出。这样一来,你既不会因为削减而失去 ETH,也不会因为不活跃而受到惩罚。问题是,所有的退出都需要经过一个退出队列,而这个队列是有限制的,所以即使 Coinbase 想这么做,也可能需要 1-2 个月的时间来解除他们所有 ETH 的质押。

现如今,区块链中的个别矿工决定不包括某些交易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事实上,Bitcoin 矿池Marathon在过去曾用于挖掘「符合 OFAC 的区块」。而且,Ethermine 矿池已经对最近 OFAC 的补充做出了回应,现在正在审查 Ethereum 上的 Tornado Cash 交易。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虽然这样的局面让人有些担忧,但我们并不认为这是对系统的「攻击」,除非矿工或验证者致力于通过重构将有效的但不符合 OFAC 的区块从区块链中移除。目前,Marathon 还没有几乎足够的哈希值来进行这样的审查攻击,所以我们还不用太担心审查的问题。

恶劣局面

目前来看,许多项目正在将 Ethereum 的情况变得更加恶劣,于是人们开始迫不及待地寻求解决的办法:

1. 与以往只针对个人进行制裁不同的是,美国权威首次将智能合约地址列入了 OFAC 制裁名单。加上之前 Tornado Cash 的开发者 Alexey Pertsev 在荷兰被捕的消息,人们不禁感觉权威正不断加大干预的力度。

2. 许多开发 DeFi 应用的团队(连同 Ethermine 矿池)迅速响应了这些制裁,据一些人称他们甚至有「过度响应」的倾向。

3. 随着合并的完成,Ethereum 将在一个月后用验证者取代所有矿工,但这些验证者的人员构成及他们对 OFAC 合规的立场并不为人所知。

4. 权益证明机制有一项固有的缺陷,即 Coinbase、Kraken 和 Binance 等受监管的托管实体在该机制中扮演着太多重要的角色。

5.Ethereum 在设计时会着重保障权益证明的安全性,因此我们将很难在短时间内解除大量 ETH 的质押。对于 Coinbase 这样的质押大户来说,从一组验证者中退出质押至少也需要 1 到 2 个月的时间(这与上海硬分叉的完成不是同一个问题,很多人把它错误的当成了首要难题)。

6. 有人担心,在权益证明中「将其他参与者提出的签名放入不符合 OFAC 的区块」比在工作证明中「对链尖进行哈希处理」。无论是否符合逻辑,与在工作证明中需要在最新的链尖上挖矿的矿工相比,受监管的实体可能更不愿意在权益证明的证明过程中在不符合 OFAC 标准的区块上签名。

必须强调的是,第 6 点仅仅只是猜测。到目前为止,监管机构还没有发出任何信号,表明 OFAC 的合规性应涉及改变验证者的行为,以至于可以操纵区块链中的区块顺序。

不过,这其中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而且人们对于过度扩张的担忧也并不是毫无根据。如果 Ethereum 陷入如此局面只是因为在合并过程中受到了 OFAC 法规的钳制,并且该网络在混乱状态下经历了 1 至 2 个月的实际监管,那么这必将成为 Ethereum 网络历史上的一大污点,同时也是向权益证明过度的一个糟糕开局。

此外,如果审查停止仅仅是因为 Coinbase「选择」退出他们的质押以尊重 Ethereum 社区的价值观,那么似乎 Ethereum 的抗审查性并不可信,因为它还是听命于受监管的企业实体,而这并不能称为抗审查性。

我们的秘密武器——权益证明

当 Andreas Antonopoulos 被问到,如果一个国家级的参与者控制了 51% 的哈希率并利用它来摧毁 Bitcoin,我们该怎么做? 这是我听过的对观众提问最佳的回答之一。

取消工作证明机制,并让整个 BitcoinASIC 行业从头开始,为所有人服务的这种威胁听起来很极端,甚至很牵强,但它也可以被表述为一种合乎逻辑的计划,这对任何试图攻击 Bitcoin 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强有力的威慑。这是一种相互保证毁灭机制,在攻击者和防御者之间形成了纳什均衡。

在我个人看来,这是区块链搭建安全性和抗审查性的先决条件。

针对权益证明 Vitalik 发布了一个视频,其主要内容是: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只要我对 Ethereum 感兴趣,那么即使与 PoW 相比,防守方的这种不对称优势也一直是我认为权益证明值得深入探讨的关键动机之一。此外,如果第二大 Crypto 愿意使用权益证明,这肯定也是一件好事。

Vitalik 对 PoS 优势的描述在我看来当然是正确的,但他忽略了两件重要的事情。权益证明还需要放在整个 Ethereum 的大环境中加以探讨,不能将其单独分开:

1.Ethereum 中的 DeFi 比非 DeFi 链有更多的外部依赖性(预言机、多重签名侧链、L2 序列器、Stablecoin)。在法律意义上,它们很难与不符合 OFAC 的 Ethereum 分叉一同出现,即便社区想要这么做。这说明,Ethereum 的 UASF 分叉「无法运作」。

2. 委托代理问题:当这种情况下的「攻击者」是像 Coinbase 这样的实体时,那被烧毁的钱就不是 Coinbase 自己的了,而是机构客户和散户通过 Coinbase 的托管质押服务所质押的数十亿美元。因此,Ethereum 的 UASF 分叉还是「不公平的」。

解决 Crypto 的道德难题

接下来我们将对上述道德困境展开讨论,并提出反对观点。

Ethereum 的 UASF 分叉「并不公平」

如果采取这种行动,那么 EthereumUASF 最终很可能会伤害到一批在 Coinbase 进行质押的客户。在我看来,这实际上没有任何不公平或不寻常之处,甚至与 PoW 没有任何区别:

1. 合并后,Ethereum 的供应膨胀率预计为 0% 甚至更低。未被质押的 ETH 的稀释程度将低于 Bitcoin,而你也不用为是否质押而感到「压力」。那些通过质押服务参与质押的人并不无辜,他们把手中宝贵的资源交给了潜在的攻击者以获取收益。所有质押者,包括个人质押者以及联合质押者,都有责任了解质押所涉及的风险。

2. 大部分人都知道,如果 Coinbase 利用他们的质押进行二次消费,那么按照协议规定它一定会受到惩罚。可以肯定的是,无论 Coinbase 是因为过失还是有意为之,它及其客户都将受到惩罚。即便它们参与的攻击是审查,情况也不应该有什么不同。任何参与蓄意审查的主体都应该受到惩罚,而这一过程应该自动完成,只是现在囿于实际性以及技术性的原因还需要链外协调的辅助。在我看来,审查这种行为不足以改变道德上的评判标准。

3. 工作证明中也存在委托代理问题。由于众所周知挖矿池很容易重新配置,所以我们可以暂时忽略它们,Blockstream 的托管挖掘为矿工创造了类似的情境。这也是一种更「方便」的采矿形式,成本更低,但如果 Blockstream 被迫代表权威或其他攻击者做出任何令人不快的事情,也同样将导致委托代理问题,并带来可怕的后果。Blockstream 也不是唯一提供这些服务的公司,它们正呈现蔓延趋势。整个过程并不透明,你甚至可能不知道它正在发生。

4. 如果系统使用工作证明,而矿工参与了这种审查,那么防御机制将放弃工作证明。这种行为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人们的哈希设备将在一夜之间变得毫无用处。如果这是 Bitcoin,那对于无辜的人来说将是数十亿美元的损失。Coinbas 的质押者在这场阴谋中至少扮演了一种角色,即他们贪婪地资助了一个不太可能维护网络的参与者。

如果这些论点不足以让你换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那你可以考虑一下下面的这个观点。工作证明和权益证明都是抵御权威管控的不同机制,而权益证明的有趣之处在于,它至少给了权威解决这个问题的理由ーー他们不能拿「环境」牌来对付它。这一点,再加上我们刚刚所阐释的不对称优势,使得「权益证明」与「工作证明」具有不同的「防御特性」。我们将利用这两种机制来对抗权威,而不是仅仅押注于其中一种。

Ethereum 的 UASF 分叉「无法运作」

毫无疑问,由于 UASF 对 DeFi 的依赖性 (预言机、多重签名侧链,L2 序列器,Stablecoin),UASF 在 Ethereum 中更难实现,尽管这与 PoS 无关,但仍然需要解决。

不过,我不认为 UASF 会因为这些依赖性而失败。虽然现在很多验证者都在审查基础层,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预言机或 Stablecoin 的发行者都需要放弃一切而去接受 OFAC 链。是的,也许 USDC 会支持 OFAC,但 USDT 也会如此吗?我还没有看到美国权威真正能强迫 Tether 在任何事情上出手。

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OFAC 链启动之前都需要有一个协调的延迟。在此期间,你有时间解除任何涉及 USDC 和任何其他已标明支持 OFAC 链的 Stablecoin 的 DeFi 头寸,并赎回所有 USDC。你也可以在分叉之后从不支持你的区块链的预言机系统中撤出。

虽然这必然会引起混乱,尤其是对于那些出于某种原因没有时间去调整自己头寸的人,但事态的最终发展一定不会像你想象的那般戏剧化。

最终,这样的链分裂将由市场来解决。我并不是说 Bitcoin 的 UASF 具有可比性,但在之前,当 Bitcoin 的 Segwit2x 分叉 rebel Bitcoin UASF 分叉在 Bitfinex 的期货市场上进行定价时,后者保留了 85% 的价值,而前者只获得了 15%。在我看来,这最终导致了 Segwit2x 的失败,甚至在分叉时刻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发生在期货市场上了。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87% 的人都选择支持 Ethereum UASF,而不是 OFAC 分叉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谁会帮助开发 OFAC 分叉呢?这个人不会是 Vitalik

最后的论证

我最后一个观点是,OFAC 链实际上更有可能无法运作。

首先,考虑到 OFAC 链上的所有验证者在某种程度上都容易受到 DDoS 攻击。如果你提交了一份冗长、复杂的交易,并在交易结束时对一个被制裁的地址进行了意外调用,那么该交易将需要遭到拒绝,而且验证者将不能对其收取任何 Gas 费。这就使得任何用户都可以滥用验证者的计算资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验证者可以通过设置过滤器来提供保护,并提高攻击者发送垃圾邮件的成本,但最简洁的解决办法可能还是更改代码,以便他们对所有无效且受到制裁的交易收取费用。

这样的改变不仅需要硬分叉的参与,同时也需要完成大量的工作。但对于 OFAC 验证者来说,将他们的审查分叉协调为硬分叉都会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在这条链和中立链之间需要重新搭建保护措施。OFAC 的验证者可能想集中力量发起审查攻击,否则如果个别验证者开始主动审查,其他验证者则有可能因为不活跃而受到惩罚。

同样,谁会帮助维护这个 OFAC 客户端呢?我强烈建议你听听上周 All Core developers 的电话会议,Geth 的开发者 Marius Van Der Wijden 在会议上发表了了如下观点:

如果我们允许对网络上的用户交易进行审查,那么我们基本上就失败了。如果我们开始允许用户在 Ethereum 上被审查,那么整件事情就会失去意义,我也将离开这个生态系统,转而去一些可以提供这种保证的其他事情——我想很多人都与我有同样的想法。我认为抵制审查是 Ethereum 和整个区块链领域的最高目标,所以如果我们在这一点上妥协,在我看来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事情了。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我怀疑他们甚至无法让一个客户端成功落地。也许会有一名特别优秀的 Geth 开发人员会留在 OFAC 团队中,并在其中留下一些「意外」的错误 ?

另外,谁会想去参加 OFAC 的会议?你愿意吗?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我们不用经过太多思考就知道 OFAC 链基本上是死路一条。不然的话,你认为 OFAC 链应该如何运作?所有的验证者都应该同意审查一个地址列表吗?这份列表是否可以包括所有国家的全部制裁名单?如果每个人都想制裁对方,你将如何达成共识?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做一个美国 OFAC 链和一个中国 CCP 链。但所有这些零散的链将不得不与 Ethereum 竞争,而后者往往有着精彩的会议与强大的开发者。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在搭建 US-OFAC 链,又为何要费心去部署去中心化呢?你大可以运行一个无需质押的美国权威证明网络。当你想控制交易的进出,并试图让网络验证者去中心化,只会导致更多的问题。但话说回来,与通用 ETH 相比,这个系统中的货币又有多少价值,我想其结果并不会有多么理想。

结论

要想让 Ethereum 走上正轨,我们可能只有一次机会,而这个机会并不是 OFAC 链。如果你支持 UASF 分叉 (这是唯一可行的选择),那么你将有可能帮助阻止 Coinbase 这样的行为者进行质押,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必须参与基础层审查的话。

我们大可不用冒着损失客户所有资产的风险进行 UASF 分叉。如果你是一个大型质押者,以最快的速度 (1-2 个月) 退出才是更为明智的做法。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Brian 的此番回应是在削减 Coinbase 基金的投票结束一天后做出的,大多数人在投票中表示支持,包括 Vitalik、Bankless 主持人 Ryan & David、Anthony Sassano、Larry Cermak 和 Polychain Olaf 等人都投出了支持票。

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我们可以摆脱这些威胁到我们平台中立性的实体,也完全有机会为 Ethereum 搭建更好的未来。具体做法包括为 UASF 就绪的共识客户端准备代码,以及作为一个社区做好充分的准备。你可以和同样支持 Ethereum 的同伴讨论这个问题,从而确定自己的立场。

大家不妨思考一下,你是支持中立性还是 OFAC?是支持 Alexey Pertsev 还是那些将他送入监狱的人?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656970.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版权声明:巳火社区 发表于 2022年11月16日 pm5:44。
转载请注明:为什么社交惩罚是PoS中的正确选择? | 巳火区块链导航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