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在FTX崩盘 SBF兄弟曾为预防大流行病倾注千万资金

image

Sam Bankman-Fried在今年的国会听证会后。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自2021年10月以来,他和他兄弟Gabe、他们的人脉网已至少投入7000万美元,用于防范下一次大流行疾病。(Sarah Silbiger/彭博社)

2020年春天,新冠来袭,世界骤停,许多人对生命、工作、正常生活的丧失感到悲痛。

彼时28岁的加密货币企业家Sam Bankman-Fried和他25岁在国会工作的兄弟Gabe认为,这场大流行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

背靠由SBF创办的加密货币交易所FTX所创的巨大财富,他们开展了一个项目,将约数十亿美元用于预防大流行病,即使在新冠危机中,这个问题也长期被国会忽视。该计划源于兄弟俩坚持的一种叫做有效利他主义的哲学,寻求以能够产生最大影响的方式最大化进行慈善捐赠。

几乎在一夜之间,Bankman-Fried家族开始了规模惊人的捐款。《华盛顿邮报》通过研究说客集团的信息披露、联邦记录和其他来源发现,自2021年10月以来,兄弟俩及其人脉集团在研究项目、竞选捐款和其他旨在改善生物安全和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的举措上至少花费了7000万美元。

但是,根据对曾与Bankman-Fried兄弟进行合作、接受过其赠款或曾加入他们团队的二十多人的采访,FTX被曝出使用客户资金支持姐妹公司的运作,紧接着在上周五申请破产,骤然倒闭,这引发了一串金融后果,他们的大流行病预防议程也难以实现。

SBF大举资助,曾引起人们将其与比尔·盖茨这样的公共卫生倡导者、乔治·索罗斯这样的政治缔造者相提并论,不过一些评论家和他的前盟友现在已经找到更合适的表述——例如失宠的Theranos创始人Elizabeth Holmes,她发誓要彻底改变医疗保健,但却陷入了丑闻之中。一周前还拥护Bankman-Fried捐款的华盛顿立法者,现在正与他保持距离,因为监管机构正在调查他的财务运作。

FTX倒塌带来的冲击波及整个公共卫生领域,因为许多预防大流行病的倡导者都曾收到FTX资助者的资金或曾寻求他们的捐款。

Sam Bankman-Fried上周五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他的个人财富在一周内蒸发了160亿美元,他没有回应FTX和其前同事收到的发表评论的请求。在周二晚上,他在推特上对FTX的破产表示道歉,并许诺要优先偿还客户。

周六,Gabe Bankman-Fried在电话中表示,他会进行回电,但没有回应后续的信息。他于周一辞去“防范大流行病”(GAP)主任的职务,他在2020年7月成立该组织,由他哥哥进行资助。

新任临时执行主任Keenan Lantz说,“防范大流行病”组织对他们所做的工作感到“骄傲”,并希望防范大流行病的“势头”能继续下去。

Lantz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GAP的未来存在不确定性,但需要做出努力去预防比新冠病毒更严重的大流行病,我们希望能以某种方式致力于这项事业。”

根据对资助公告、政治捐款和游说集团披露的审查,在FTX崩溃前的几个月里,Bankman-Fried兄弟及其人脉集团在频繁增加他们在预防大流行病方面的支出——破纪录的金额和非常规的选择,有时甚至令政治和公共卫生专家感到震惊。

FTX支持的项目包括:投入1200万美元来支持加州的一项投票倡议,以加强公共卫生计划和检测新出现的病毒威胁(由于缺乏支持,该措施被推迟到2024年);投资1100多万美元用于俄勒冈州生物安全专家的国会初选活动,但没有成功;甚至还投入15万美元用于帮助特朗普政府“曲速行动”疫苗加速器的科学顾问Moncef Slaoui撰写回忆录。

FTX未来基金的领导者在上周四的一封公开信中辞职,承认该组织的一些捐款被搁置,该基金是附属基金会,承诺为防范生物危机提供2500多万美元。

该基金的前领导人写道:“很抱歉基金会做出承诺的赠款将无法兑现,我们很遗憾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未来基金的承诺包括向HelixNano提供1000万美元,这是一家寻求开发下一代冠状病毒疫苗的生物技术初创公司;向渥太华大学研究如何从塑料表面消除病毒的科学家提供25万美元;以及投入17.5万美元,支持一名刚毕业的法学生在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进行工作。

“总的来说,未来基金是一项公益事业。”领导约翰·霍普金斯中心的Tom Inglesby对该基金的倒闭表示遗憾。“他们所做的工作是让人们真正从长远考虑......建立对大流行病的准备,减少生物威胁的风险。”

SBF赢得的华盛顿的青睐,但他的加密货币帝国却轰然崩塌。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除了公共卫生,这对兄弟也在游说者、竞选和政治传播专家方面大斥巨资,接近权力中心,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参议院少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和拜登政府的多名官员会面,宣传其预防大流行的议程。

过去一年,“防范大流行”花费了100多万美元游说国会和白宫,雇用了至少26名游说者,在国会倡导一项仍未实施的两党大流行病计划和其他议题,刊登广告提议立法,包括为大流行病准备资金。两兄弟也支持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名为“保护我们的未来”,该组织网站显示,在这与国会周旋的期间,他们已花费了大约2800万美元支持“即将成为大流行病预防倡导者”的民主党候选人。

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传染病专家Luciana Borio说:“兄弟俩努力使国会的注意力集中在生物防御上。”在4月,他与Bankman-Fried兄弟一起在由民主党议员主持的大流行病预防小组上发言。

Bankman-Fried的这些举措与对竞选的捐款使他成为民主党的顶级捐助者之一,使兄弟俩在华盛顿名声大噪。Gabe——在2021年2月曾为众议员(Sean Casten)工作,处理这位初级议员的选民邮件——很快开始与佩洛西等资深民主党人会面,敦促他们在大流行病立法方面加倍努力,并增加对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ARDA)等机构的资助,该机构致力于为危机进行医疗防治措施相关的采购。

一些受到兄弟俩关注的官员和专家表示,他们对他们的关注表示感谢,但他们在政治上并不成熟。一位知名的大流行病专家说:“我没有感觉到他们有多老练,或者对他们想做的事情有清晰的认识。”“他们似乎很认真,用心良苦,但没有一套明确的目标。”

甚至在FTX崩溃之前,SBF也面临着持续的质疑,是否他的大流行病预防议程只是赢得国会青睐的工具——然后他将借此来实现其他目标,例如影响加密货币监管。

“这种怀疑完全合理,”Bankman-Fried家族的一位大流行病顾问说,“我百分之百确定Gabe关心大流行病......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Sam。”

这对兄弟的大部分公共卫生工作现已经戛然而止。一系列从他们或他们的集团获得资金的政治团体、健康研究人员,甚至媒体组织都在重新思考下一步行动或直接切断联系。许多工作人员拒绝公开发言,他们担心那些被FTX毁掉资金的客户可能会要求收回兄弟俩的捐款。

例如,知情人士称“防范大流行病”曾聘请保守派信息组织FP1 Strategies的分支机构PLUS Communications帮助其在华盛顿建立品牌——这项工作在过去一周突然停止了。

FTX未来基金于7月向斯坦福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提供了15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旨在“促进研究和创新,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好准备并进行防范。”

但在FTX出现问题后,斯坦福大学已经撤销了这一公告。指导斯坦福大学中心的全球健康专家Michele Barry说,Bankman-Fried曾向她请教如何对大流行病预防产生影响。

Barry在一条短信中写道:“他很聪明,很有思想,而且很有公共精神。他亲自参与并热衷于用他的资金来做出改变。”

Bankman-Fried家族基金会在2月份还向非营利性新闻组织ProPublica承诺了500万美元,以支持专注于大流行病防备和生物安全的报道,包括先期交付的三分之一的赠款。这笔资金已资助了一些工作人员和文章。ProPublica上周被告知,其余三分之二的拨款已暂停,这被一位发言人证实。

进军华盛顿

Bankman-Fried兄弟在一个精英学术家庭中长大,父亲是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姑姑是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他们从小耳熏目染如何进行制定政策的辩论——例如观看他们的父亲如何为简化报税手续而与税务说客交战——并在年轻时就开始致力于慈善事业。

兄弟俩都曾在量化交易公司Jane Street Capital工作过,但当Sam继续在金融界工作时,Gabe则转向在华盛顿特区,成为一个进步组织的数据专家,在2019年担任Casten的立法通讯员,Casten是伊利诺伊州的科学家,刚刚当选为国会议员。Casten办公室的两位前同事回忆说,Gabe-Bankman-Fried为实现办公室工作的自动化做出了艰难的尝试,比如试图建立程序,帮助国会议员自动回复选民的信件——鉴于此类信件的特殊性质,这一目标很难实现。Casten的发言人称Gabe的离开只是正常的人员流动,拒绝对此评论。

虽然这对兄弟本周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了公众视野,但他们在过去两年的采访中阐述了他们的理念。Bankman-Fried说,尽管他也担心先进人工智能和核战争的威胁,但他特别担心比新冠病毒更致命病毒的到来,而这是不可避免的。

他常感叹,国会缺乏足够动力来关注预防大流行病等长期问题。“默认的情况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推动改变的势头必须足够大,足以克服惯性”,他在4月的长达80000小时的播客中如此说道,也解释了为什么他在俄勒冈州的民主党初选中花费数百万美元支持一名候选人。“在初选中花费的金额很小。如果你有想法,你就可以发挥影响。”

但是,他在俄勒冈州精心挑选的候选人——Carrick Flynn,一个从事生物安全研究的政治新人——在5月份的初选中仅获得不到19%的选票,因此Sam-Bankman-Fried表示他会重新考虑未来的政治策略。“边际收益越来越少,”他在9月对NBC的Chuck Todd说道。

尽管有失败在前,Bankman-Fried家族继续在华盛顿扩大对大流行病预防的游说工作,根据联邦披露的信息和《邮报》审查的内部文件显示,他们委托进行民意调查,寻求聘请全国知名的大流行病专家作为顾问,并在至少六个组织中有众多游说者。

例如,“防范大流行病”去年聘请了一位游说者,他曾是参议员Joe Manchin III的高级助手——哪怕这位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人阻碍拜登总统“重建更好”立法的关键一票,法案中包括数十亿美元的大流行病防备经费。今年,该组织还聘请了由前布什政府国土安全部部长Tom Ridge经营的游说公司Ridge Policy Group,最近又聘请了同样由前布什政府国土安全部官员领导的宣传公司Monument Advocacy。

但是,即使Bankman-Fried家族在公共卫生界的地位不断上升,也有迹象表明这对兄弟心有余而力不足。Gabe Bankman-Fried参与了《外交政策》杂志6月举办的全球健康小组讨论,与他一起的还有曾帮助领导“曲速行动”的传染病医生Matthew Hepburn,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生物安全专家Hillary Carter线上参与讨论。当两位专家深入研究大流行病的准备工作并交换行话时,主持人向第三位小组成员提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Gabe Bankman-Fried每天最担心的是什么事情?”

“坦率地说,最让我担心的是比新冠病毒更致命的大流行病。”他回答道,然后反复向其他小组成员确认,“在这个小组中,有比我更受尊敬的国家安全专家。”

原文标题:《Before FTX collapse, founder poured millions into pandemic prevention》

原文作者:Dan Diamond

原文编译:倩雯,ChainCatcher

来源:星球日报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675324.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