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与“迷狂”:三位“炒币者”的自述

近期,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剧烈波动,“炒币者”群体再度受到市场的广泛广注。

所谓“炒币”,从字面上来讲,它被参与者定义为一种“投资、交易”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行为;而从行为动机来讲,它也被赋予了可能实现“一夜暴富”、“阶级跃升”的意义。

在中国,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并不是一件被鼓励的事,并且承担着扰乱金融秩序的法律风险,以及当事人很大可能会在顷刻之间,面对财富清零、血本无归的至暗时刻。

踩在灰色地带、隐匿的交易,既高调又低调,是所谓“币圈”人士的一个缩影。10月中旬以来,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里,“埃隆。马斯克收购推特”、“币安全资收购FXT”、“FXT申请破产”等一系列消息,引发了虚拟货币市场剧烈震荡,有人因此狂欢,也有人因此想跳楼。

他们是谁,如何以及为什么“炒币”?近期,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了参与过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狗狗币等虚拟货币的在校大学生、深圳上班族,以及一名司法行政系统的公务员。

那么,应该如何理解“投资”虚拟货币的行为?

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表示,从性质上看,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是,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2017年初,“火币网”和“币行”等多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被监管部门约谈。同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等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并表示将对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清退等安排。

2021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再次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

11月19日,一位在深圳参与数字经济研究的学者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表示,类似比特币这类“币”在我国不被认为具有货币属性,仅属于加密资产或者数字商品,投资买卖行为不被法律保护,可能会因为违反公序良俗而被视为合同无效,风险自担,但如果涉嫌扰乱金融秩序,还会受到处罚甚至追究刑责。不过,这位学者也认为,购买比特币等这类虚拟货币,也相当于购买一种数字资产。

今年5月5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曾推送一篇《比特币是否具有财产属性?》案例文章称,比特币作为虚拟财产,具有财产属性,受财产权法律规范的调整。不过,目前比特币禁止交易流通,没有市场参考价。

11月1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透过“司长随笔”在官网透露,香港证监会已发牌给2家虚拟资产交易所,亦向8家虚拟资产基金管理公司发出牌照,并批准两家经纪行在综合账户安排下为其客户进行虚拟资产交易。同时,香港金融管理局正在研究数码港元,可作为衔接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之间的支柱。

以下为记者根据受访者自述整理的内容:

A,在校大学生:坐标郑州,取保候审中

我老家是义乌的,1999年出生,现在郑州上大学,本科、大四在读。

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微博、微信里看到很多关于比特币、以太坊的科普内容,算是第一次了解所谓的“币圈”。

我虽然是学生,很早就在义乌创业做直播,疫情前两年房地产行业好过的时候,跟家里一起做过几个工地的工程,当时身上有大概200万元左右的现金,之前买股票和基金都在亏。

我认为虚拟货币是有发展前景的,但又不是很懂。一直到2021年4月,我同大学社团的朋友,教我下载、注册了火币网,才真正知道虚拟货币如何交易。当时,我印象中1个比特币的价格大约是6万多美元,1个以太坊的价格大约也是4000多美元。

最终让我入场的是一款叫做“shib”的虚拟货币,又称“柴犬币”,那时候除了比特币、以太坊,有很多类似这样被视为“山寨币”的虚拟货币。

我记得很清楚,2021年5月9日,我第一次注册火币网后就充值10万元(人民币),得到15037.59个USDT(一种将加密货币与法定货币美元挂钩的代币,1USDT=1美元)。然后5月9日-5月11日,我账户的价值从10多万元(人民币)变成70多万元(人民币),这里面有赚的,也有中间自己再充的,总之感觉就是利润很诱人、很心动。

然后是5月12日晚上,我也记得很清楚,shib的价格一直跌、跌、跌,我是新手不懂就“无脑开合约”、加杠杆,10万、10万的“怼”进去,到凌晨2:00左右我就“爆仓”了。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韭菜”,看涨、看跌完全凭感觉。后来我妈也给我分析过,说我一开始创业、做事情太顺了。他们以前就担心我会出事,事实上也如他们所料。

我父母是没有念过书的农民出来做生意,算是运气好,总是踩在中国经济腾飞的点上。义乌大家也知道,早些年遍地开工厂的时候,我父母就在工厂门口卖水果也赚到些钱,2008年的时候,我知道的一晚上就能有三千,这样的收入在那时算不少了。

后来这些年两次房地产行情,我们家当起了“包工头”。2020年有一段最忙的时候,我们全家包了三个项目,我妈、我爸和我,一人守一个,那年利润接近有300万。同年,我们也买了恒大的房子。说实话,整个人是有点膨胀的。

2021年5月“爆仓”之后,我心里有点不服,想把钱赚回来,所以我把股票、基金里的钱取出来填进去(买比特币)。之后出现“519”事件,1个比特币的价格从5万多美元跌倒2.8万左右,简直是“瀑布跌”,我感觉都麻了,资金也快见底,但还是在等它反弹上来。

那时候5万、5万的继续充值,一下午就没了。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数字,无非是从股票账户转到银行卡,再从银行卡里的钱换成USBT。我都快忘了人民币长什么样。

2021年11月左右,我差不多就开始负债,又不敢给家里讲,找理由从家里借了十多万元还是继续“炒”,但是玩得比较小,一天亏五六千元左右。因为我平时的资金流水比较大,所以网贷平台批给我的额度也高,然后直播公司那边还能赚点钱。后来,我问同学、老师大概又陆陆续续借过小20万元,网贷最多的时候欠了20万,每个月还2万左右。

2021年12月的时候,我连还网贷也很困难,把自己以前的苹果电脑、手机都卖了,连耳机也卖了。那时候一直亏,却不愿意停,觉得自己慢慢懂技术了,对大盘的分析有自己的想法。2022年春节过年,我已经穷得快吃不起饭了,直播的风口也差不多过去了,相当于完全没什么收入。

2022年2月份,当时我也想做点什么来钱快,偶然在学校酒吧认识了一群人,他们教我搞“资金盘”(后来才明白涉嫌诈骗、洗钱)。说实话,我也知道开酒吧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其实也不太真的知道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3月14日,我就进了公安局,在一个小房间里待了一夜。再后来,学校、家里就都知道这个事情了,目前正在取保候审当中。

其实钱没了,我和爸妈都觉得以后还能挣,我也还年轻,还有机会。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也赌过,输了不少,所以他也能多少理解我的心态。今年7月份开始,房地产有些恢复,我们家的工程又开始做,但我确实整个人的状态确实比较低迷,躺在床上也不想学习,上个月还挂了两科。

我还有一个很好的女朋友,在上海念研究生,也是义乌人,我想赚100万娶她。说实话,心里其实还是想回本,以后让家里人过好日子。

现在社会上,大学毕业生985、211都那么“卷”,普通大学生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三、五千。我见过一天几十上百万的入账,见过人家一顿饭花普通人一年的工资,真的很难静下心来上一个月班挣五千块。进入过币圈的人,还是相信神话,我也没有真正离场。

我爸妈现在对我的期待就是踏踏实实学习,别再折腾了,顺顺利利把学业完成。

B,月薪24k上班族:坐标深圳,“感觉随时会猝死”

爱拼才会赢,我是福建漳州人,1994年出生。

2016年,我从西北一所“双一流”大学毕业,之后在澳门、广州、深圳工作过,涉及的领域包括航空、物流、房地产,入职的都是行业里第一梯队公司,目前税前工资24000元/月。

第一次知道比特币是2013年左右,还在上大学,当时好像很多比特币论坛上就可以交易,淘宝也可以买。

2016年,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澳门,在那里看到过比特币的ATM机,一种比特币与美元相互兑换的设备。2017年8月,比特币从年初的1000多美元飙升到8月飙升至4000美元。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买比特币,觉得去中心化、区块链、虚拟货币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到2021年3月,我在网上看到一个中央财经大学的教授王福重推荐“狗狗币”。他的言论有争议,鼓励“屌丝”就是要去搏有泡沫的行业,这样才有改变后代的机会。我也不算是有一夜暴富的梦,但是以后想过有品质的生活,靠工资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个爱花钱的人,2016年-2018年,我月薪1万元左右,但所在的公司基本都提供宿舍、食堂,还发衣服,每个月能存8000元左右。当时觉得,这工作很养老,自己待下去要废,还是决定要闯一闯、拼一拼,人生重要的是体验。2019年,我跳槽到一家上市物流公司,税前工资是16000元左右,年终奖大概有8万元左右。这就是开始“炒币”前的状态,大概也有50万的存款。

2021年4月,我下载注册了币安,一款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APP。那之前,马斯克在“喊单”(一种金融投资属于,通常指由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公开自己的做单计划。)。第一次我买了3000元的“狗狗币”,一开始玩就加杠杆,最开始加三四倍,后来疯狂的时候加100倍,1%的机会成功也都会想去试试。

2016年的时候,我就借过网贷,平时有钱的时候也会借网贷,不花、就放着。我喜欢有现金的感觉,我其实很少买东西,就是单纯的喜欢钱。我见过五千块一晚上赚两千万的,亏起来和涨起来都没有底线。我也买过一个(山寨币),一晚上跌99%,第二天又涨了100倍,然后,我就“栽进去了”。

直到2021年9月,我重仓比特币,2万元、100倍杠杆,赚了20万并且提现了。当时犹豫过要不要继续,没有忍住。10月开始,11月我就一直亏、大亏,基本都是“爆仓”,借网贷、借朋友钱,很快靠当时的工资已经转不动了。

11月中旬,我就开始找兼职、想换工作,最高峰的时候,存款没了,网贷欠40万,还差朋友10万元,整个人很挫败、屈辱,想过跳楼,遗书都写好了,还拍了照。

2022年过年的时候,人很疲倦,我没有再“炒币”。父母给了我四十万,帮我清了一些网贷债务,我也换了现在这个新工作,每个月大概还2万元左右的债。一直到今年11月,我都还一直处于还债的状态,一些平台在我还完债之后直接把我的账户注销了,比如支付宝、滴滴。

10月15日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炒币了,还去广州光孝寺拜佛希望今年能把债还清。但是借钱给我的那个朋友,他的孩子快出生了,我想早点还钱给他,所以又想“搏”一下。

从10月传马斯克收购推特,11月以来传币安全资收购FXT,以及到FXT申请破产等一系列消息的出现,整个市场都是剧烈震荡。过去半个多月时间,我又赚了一些钱,白天上班、晚上几乎通宵操作,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只睡了10个小时,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到11月12日,我招商银行的账户上收入是95万元左右,我把债都还完了,把币安卸载了。

人生如梦的感觉。最难过的状态算是也已经过去了,但我不敢给家里人说这件事,其实心里很压抑,想找人说话,即使最近“赚钱”的这些天,我也有过当初想跳楼的那种难受感。我依然看好虚拟货币未来的发展,但如果要我说这段经历,我很后悔。

C,70后公务员:坐标西南地区,关注香港虚拟资产新政策

我是一名司法行政系统的“70后”基层公务员。我所在的城市,早些年是临近西部某省会城市的一个小县城,距离省会市中心大概也就65公里,目前普通公务员的年薪大概在5-10万元。

可能因为离省会城市近,我们这里的年轻人很多都喜欢往省会城市发展,读书、工作,连重要一点的购物行动都去那边,所以小城市的人们普遍生活还挺赶新潮的。

我开始留意虚拟货币比较早,作为一种投资行为,主要关注比特币、莱特币,时间是在2014年、2015年前后,当时的价格相比现在的确算是很低,而且国家也没有出台很严格的管理规定。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懂“挖矿”,也提示过我风险很大。

我记得我玩的那段时间,以比特币为例,价格起伏很大、不稳定。2014年左右,我买的时候价格是1个2700美元,2016年好像跌到过1个900多美元,后来涨到1个3、4万美元,然后又跌到1、2万美元。

2017年、2018年的时候,我也推荐给同部门别的同事买,大部分是下载注册的火币网,我们玩得小,也不加杠杆,基本上都没有买“1个”,而是“零点几个的买”,因为可以买到小数点后八位,几百元就可以买。我想,如果是玩得早的人,应该还是赚了钱的。

在我们单位,可能因为是我带的头,有些同事传言说我赚了几百万,其实只有几十万。不过,我卖出的时候的确是在高点,当时的价格是接近1个6万美元,而我买入时大概是1个2000多美元,最近的价格应该是1个16000美元左右。

2021年9月,国家发文对虚拟货币相关交易进行规范化管理,我作为一名公务员肯定也不能再碰这些东西,但我们属于司法系统,可能因此也不自觉一直比较关注这个东西,并且还是很看好它的未来。

数字货币不像我们的银行账户,一个钱包对应一个账户、一个人,它基于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查询、调取不了账本,无法追踪。目前,在一些国际交易中存在部分组织不收法定货币,而采用数字货币交易的情况,这就很容易涉嫌洗黑钱。在中国,数字货币的管理是比较严格的。

我最近比较关注的是有关虚拟资产中心在香港发展的政策。关注虚拟货币的都值得看看,这个政策宣言里提到,香港正在加快筹备新虚拟资产服务提供者发牌制度,同时联系全球虚拟资产业界,邀请交易所在香港开拓商机。我个人认为,香港背靠祖国,是中国中央银行数位货币即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城市,原本就拥有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发展全球虚拟资产中心既是趋势,也有优势。所以,我依然还是很看好虚拟资产的发展前景。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678190.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版权声明:巳火社区 发表于 2022年11月21日 pm3:24。
转载请注明:“幻想”与“迷狂”:三位“炒币者”的自述 | 巳火区块链导航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