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数字人民币试点两周年回顾与展望

头条1年前 (2022)发布 巳火社区
471 0 0

党的二十大提出要坚定不移建设“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我国高度重视数字货币的研发应用,央行早在2014年便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7年设立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启动前期基础研究工作。2020年4月,DC/EP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等地进行封闭试点测试,8月份开始在多地进行线下应用场景测试。随后试点区域不断扩大,应用场景不断扩展,两年的试点实践有力地促进了数字人民币的推广落地进程。

一是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不断拓展。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21年,数字人民币应用试点商户已超过808万家,累计开立个人钱包2.61亿个,交易金额达到875.65亿元。经过两年三批次扩大试点范围,目前累计有23个地市以上行政区可以使用数字人民币。在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拓展方面,正由日常生活逐步扩展到经济活动的诸多方面,交易形态从小额高频不断向大额低频延伸,目前已从最初的居民餐饮零售、文化娱乐、公交出行,逐步扩展到公用事业缴费、租房、旅游、大件商品购置等。一些试点地区针对企业用户需求,开发出大宗商品贸易B2B结算业务、纳税人数字人民币缴纳税费等功能。特别是把数字人民币试点与重大活动有机结合,充分调动全社会公众参与的积极性。2020年10月,深圳市在特区成立四十周年庆典活动中,试点银行向市民发放千万元数字红包;2021年9月,北京地区试点银行开展数字人民币兑换建党百年纪念币活动;2022年2月,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期间,试点银行将数字人民币应用拓展至包括纪念品和场馆门票购买等在内的40多万个支付场所。

二是数字人民币生态体系不断完善。数字人民币应用环境与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移动互联网广泛应用和金融科技引领,以及广大消费者对高科技产品的接受度高等密切相关。由央行推动的数字人民币工程,充分调动了产业链上中下游主体的积极性,在底层技术研发、环境测试乃至应用场景扩展等环节都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数字人民币技术体系选择了相对中性的技术路线,为下游应用领域扩展提供了广阔的探索空间。在数字人民币生态体系建设中,官产学研相关领域主体踊跃参与,包括产业链上游的区块链技术研发机构、金融机构硬件制造企业、银行业IT系统软件服务商和信息安全企业等,中游的商业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其他类型支付中介机构,下游的线上线下各类商品零售和服务供应商等。

三是数字人民币政策法规不断健全。随着数字人民币试点进程的推进,相关配套法律法规也在不断完善。2020年10月,央行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明确“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通过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数字人民币的法律地位得以确立。2020年11月,商务部关于《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中提出,要将多个地区数字人民币试点作为服务贸易创新重点工程并给予更大政策支持。《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中明确提出,数字人民币发行将是金融改革工作的重要突破口。在宏观政策背景下,京沪深等金融中心城市相继发布“十四五”规划,明确将数字人民币试点作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和金融创新的重要内容。

四是数字人民币支持技术不断升级。央行数字货币虽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但没有采用通常的数字货币去中心化记账式形态,而是自主研发了数字加密技术,设计了基于加密字符串的数字人民币表达式,凸显了安全性、防双花和不可伪造等特点。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自开展技术研发以来,截至2021年末,共申请数字货币相关专利210多项,主要集中在顶层设计和用户使用层面,其中交易兑换、钱包设计占到专利总数的69%,其他专利涉及区块链、安全认证和机构结算等。数字人民币应用的最大亮点是构建了丰富多元的钱包矩阵,既包括以移动互联网终端App形态存在的“软钱包”,也包括以芯片智能卡或可穿戴等器具形态存在的“硬钱包”。按钱包使用者身份划分,包括面向广大消费者的私人钱包和面向企业用户的对公钱包;按钱包用途划分,包括母钱包和特定用途的子钱包等。

两年来,数字人民币试点取得了积极进展,获得了广大用户群体的高度评价,笔者对数字人民币的未来发展作出如下展望。

一是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将进一步扩展。数字人民币作为一种支付工具,目前交易结算规模还比较有限,但增长势头迅猛。根据央行试点数据,2021年下半年交易额增长超过150%;各类数字人民币钱包存续数量增长超过10倍,2.6亿钱包接近全国劳动年龄人口的三成;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增长超过5倍,接近全国市场主体数量的6%。数字人民币支付体系与传统银行卡和在线移动支付体系相比,在节省时间成本、增加保密性和便于监管等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数字人民币推广应用本身就是数字金融体系的再造升级过程。数字人民币在技术设计上采用开源模式,体现了数字人民币体系的兼容性和开放性,更加有利于融入更多附加功能,未来应用场景将会扩展到金融市场交易、政府民生工程等更多领域。

二是数字人民币将带动关联产业发展。数字人民币不仅是一种货币形态和支付工具,也将成为广大民众日常生活频繁接触的界面媒介,相当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流量入口,可以借助移动互联网线上线下应用(O2O)、数字金融服务、物联网终端大数据采集等跨领域应用,衍生出更多的全新业态。数字人民币支付作为一种功能模块可以嵌入更多数字终端中,成为数字经济底层物理节点分布最广的环节,与5G、车联网、物联网等创新技术融合迭代,可以提供全方位的万物互联支付体验,构建起更加丰富的金融生态体系。数字人民币凭借其特有的智能合约系统,可以在教育、娱乐等预付费消费场景预先设定符合消费协议条款的支付触发条件,将从根本上解决商家挪用预付资金问题,可以更加有效地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三是数字人民币将助力监管数字化转型。金融监管数字化的难点在于对底层数据信息的获取,特别是税务部门打击偷逃税款和央行打击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由于行为客体是数量庞大的金融活动中的自然人和法人,无法做到实时动态监控频繁的资金往来,执法部门在案件侦办中也面临取证困难问题。数字人民币体系设计中的可控匿名和单向可追溯机制,在保护使用者个人隐私信息的同时,也方便了监管机关和执法部门获取交易行为的相关信息。相比央行传统的反洗钱等机制,数字人民币体系通过对交易行为身份信息、资金来源流向等底层数据进行直接监控,再经过大数据分析捕捉,可以更加精准地掌握金融交易信息,有利于提高监管执法效率和降低成本。

四是数字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不断加快。长期以来,我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主要聚焦于大宗贸易投资结算等领域,在满足小额零星跨境电商、商旅人士结算需求等方面却乏善可陈。数字人民币作为可以离线支付结算的货币形态,打破了不同经济体之间的监管边界,可以更好地满足商旅人士和跨境小额交易结算的需求。2022年9月,在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有关专家表示,数字人民币是主权数字货币的先行者,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2.0版本,未来凭借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和领先技术优势,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合作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数字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应用,不仅是提升我国数字经济和金融竞争力的超期举措,而且是提升我国主权数字货币国际话语权和地位的战略选择。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80528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