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的“落户之旅” 或许有另一种可能?

头条 1个月前 巳火社区
240 0 0

 从制度设计上看,DAO可以是一种新兴的营利或非营利商业组织架构;从经营理念上看,DAO也可以是一种优秀的营销方式,通过更深度的用户参与项目治理,实现更好的利益分配促进市场活跃度。但是DAO在中国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一方面,由于我国法律限制,无法直接将DAO注册为合法的民商事主体;另一方面,DAO的概念依然小众,难以建立起足够活跃的社区。

那么,DAO是否能在中国落地?又会以何种方式落地?今天飒姐团队就将最近观察到的有益实践为大家作一个简要的介绍,以期为DAO的中国化之路提出有益的思路

共治共理,共益销售

从飒姐团队近期的实践来看,目前有不少互联网厂牌正在探索一种新型的NFT DAO,这种DAO更倾向于与用户建立更加紧密的销售联系、扩大销售范围。下面飒姐团队就以该种“共益销售”营销模式为模板,为大家作一个简单明了的介绍。

目前正在探索DAO治理的平台多是开设了NFT数字藏品的平台,此类平台与其他商业主体的用户群相比具有显著优势,一方面对加密圈的术语、要素和玩法更加熟悉;另一方面对共治共理的经营方式也持有更加开放的心态。在具体玩法上则采用与NFT一级市场相分离的独立实物销售。

经营项目

目前的DAO平台以经营实物销售项目为主,销售范围可以是衣物、文创、家具、小型家电等,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皆可以作为DAO实体经营项目的标的。当然,法律服务、表演服务等服务类的销售也不是不行,但由于此类服务需要更强的人合性、更加复杂难操作,因此此类DAO暂时还未出现。

治理凭证

一个合规经营NFT数字藏品的互联网厂牌,通过销售自己旗下的NFT数字藏品使用户获得积分。此类积分一般是免费获取,可以是在购买平台数藏的同时直接获得积分,也可以是在持有数藏一段时间后直接赠送用户一部分积分。该部分积分可以直接用于用户投票表决,在投票后,无论提案是否立项、是否通过都会在用户参与投票后被永久性消耗。

治理规则

为保证社区用户基本收益并实现社区共同繁荣,运营方一般会制订一系列投票规则,一般包括以下几项:

(1)设置参与门槛。目前的DAO大多处于实验期,为了保证高质量小范围的实验并筛选出合适的社区成员,平台一般会设置参与门槛,保证项目参与者已经持有一定的数字藏品NFT。

(2)项目立项门槛。假设飒姐要在DAO中成立一个卖焦糖拿铁的项目,除了提出这个议案外,还需要取得大家的支持,成功立项。一般来说,只要票数达到立项门槛且大于反对票数量,即可立项成功。

(3)投票规则。在目前的DAO项目中,项目方会为单一参与者设置投票上限和下限(一般来说上限是下限的五到十倍)。如前所述,无论是赞成票还是否定票,无论项目是否成功立项,投出去的票(积分)将永久性消耗。因此,设置此类投票规则一方面可以防止用户非理想投票,也可以一定程度上防止项目成为某一“巨鲸”的一言堂。

(4)收益分配。项目标的的销售情况越好,收益也就越高,相应的分配也就越多:参与治理投票的个人收益=项目总收益*(个人投票/总投票额度)。举例来说,假设项目总收益100万,项目总投票10000,个人投票30。个人收益=1000000*(30/10000)=3000。

此类DAO是否存在法律风险?

关于此类DAO玩法可能涉及的法律风险其实飒姐团队内部也存在较大的争议。从法理上来说,对于私权利的基本处理原则可称:法无禁止即可为。但现实中往往还需要考量更多的因素,如何合规经营将是DAO在中国生存的关键,因此,一些关键性问题运营方务必提前有所准备。

积分两头通

首先,积分的获取并不是直接使用法币购买的,而是用户购买NFT数字藏品或长时间的持有后获得的一种奖励,本身是无偿获取的,但关键性问题在于,如果我们在项目中使用积分进行投票,且项目成功后(获得大量收益后),利益的分配直接会与我们前期投入治理的积分相挂钩,投入积分越多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多。虽然此举大幅度的刺激和绑定了用户消费,但难免存在积分变现的风险敞口。

一方面,该种做法涉嫌违反22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中NFT去金融化的规范目的,某种程度上反而为NFT的炒作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当然,如果该平台不支持开设NFT数藏二级交易平台,合规性会相对更好。

另一方面,可能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在这一方面,我们较为担心该种DAO出现“异化”。在吸引了大量的眼球后,该种营销方式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作为非法集资活动的噱头,以NFT作为非法集资的工具承诺大量返利,以及以此作为工具欺骗投资者进行投资等,都是2021年就已经出现的犯罪方法,我们不愿意看到在DAO发展的道路上重蹈覆辙。

反洗钱

事实上,该种DAO玩法为洗钱提供了诸多便利。具体而言,每个项目的提案、立项等环节并不需要巨大的积分数才能成功,犯罪分子完全可以通过注册海量账号的方式来进行虚假立项。实际上,平台和普通用户是很难通过DAO的组织形式对实物标的的销售进行良好的监督的,这就给了犯罪分子很大的操作空间:通过伪造销售记录的方式虚假销售,最终将黑钱通过这一环节循环洗白,最终套现。当然,这一过程由于有众多散户的参与,犯罪分子在套现的过程中不可能做到全额套现,但只要操作得当还是能获得洗白后的大部分资金,且在普通资金的掩护下,该种洗钱行为将更加隐蔽难寻。

因此,飒姐团队提示,小范围内可控的DAO营销目前尚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如果随着概念发酵、收益分配的成功执行使得影响力扩大,在进行大型项目时务必进行严格KYC,防止自身DAO项目沦为犯罪工具,产生无法预测的危险。

写在最后

飒姐团队认为,这种DAO玩法有着现实的可行性,如果短期内在相对可控的小范围年内经营,未尝不是对中国Web3市场的有益尝试。但我们也要再次提醒大家,合规经营很重要,在目前的经济发展形势下,监管机构更希望看到的是在稳定的前提下保持创新,因此,企业和平台将合规做到前头,在风雨激荡的2023年将是赢得发展契机的关键。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81204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版权声明:巳火社区 发表于 2022年12月21日 pm4:06。
转载请注明:DAO的“落户之旅” 或许有另一种可能? | 巳火区块链导航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