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卖+减产 阿斯顿·马丁NFT愣是没卖完

英国跑车品牌阿斯顿·马丁也出NFT了,名为Aston Martin NFT Vantage Series的这组NFT系列据悉由品牌方与手游厂商The Tiny Digital Factory合作推出。可惜,豪车NFT首秀翻车。

12月19日,Aston Martin NFT系列正式公开发售,价格约为50美元,但原计划发售的3000个NFT在12月23日的截止期前出现滞销,发行方开启魔幻操作,直接销毁了300个。更尴尬的是,在发行总量减少10% 的情况下,还是没卖完,最终公售销量停在2582个。而没卖出去的118个NFT也去向不明。

发售页面显示,阿斯顿·马丁这组跑车造型的NFT要与后续的区块链赛车游戏结合,这无疑拓宽了车企发行NFT的玩法,最终也会落到品牌营销上。但开局就在契约精神上打了折扣,对品牌而言不是好事。

不过,真正营销到品牌的恐怕是The Tiny Digital Factory开发的Infinite Drive手游平台,因为在阿斯顿·马丁的官方社交渠道上,几乎找不到这组NFT的宣传信息,而Infinite Drive以拿授权的方式成了这家知名豪车品牌的“合作者”。这给品牌方和消费者都提了个醒,发行NFT也好,购买NFT也罢,看准发行方都挺重要,否则容易给自己埋雷。

超跑NFT滞销   “销毁”10% 仍难挽尊

“阿斯顿·马丁NFT系列”的推出消息最早来自手游平台Infinite Drive,该平台是法国一家名为The Tiny Digital Factory(TDF)开发的赛车手游应用。

今年11月,该手游平台在官方推特和Discord社群中宣称,将与英国豪车品牌阿斯顿·马丁“合作发行” Aston Martin NFT Vantage Series。Vantage是阿斯顿·马丁知名的车型,售价均在百万元以上。从NFT发售渠道公开的图片看,这组NFT的设计原型为赛车Vantage GT3、跑车Vantage以及曾出现在电影《007之黎明生机》中的超跑经典1980 V8 Vantage。

贱卖+减产 阿斯顿·马丁NFT愣是没卖完

阿斯顿·马丁Vantage NFT系列

阿斯顿·马丁NFT “总量为3000个”的消息出自Infinite Drive的官方社群,欧洲当日时间12月10日,该游戏平台的官方社群显示,这些NFT将分别面向创始人、白名单用户和公众销售,公售时间安排在了9天后。

12月19日,总量显示为“3000”的阿斯顿·马丁跑车NFT公售页面出现在NFT交易平台Magic Eden上。由于这些NFT基于区块链网络Polygon生成,计价以该网络的原生加密资产MATIC为单位,初始发售统一定价为66 MATIC,时值约50美元。有名车品牌加持,这个价格比动辄上百美元的NFT亲民许多。‍‍

然而,12月23日,也就是公售的第5天,有用户发现,页面上发行总量变成了2700个,已发售的NFT数量停留在2574个。这让人不禁疑惑,少了的300个去了哪?NFT的发行总量不应该是智能合约以代码方式写死的吗?难道中途还能改?

贱卖+减产 阿斯顿·马丁NFT愣是没卖完

12月23日,阿斯顿·马丁NFT发行量从3000变为2700

细究发现,原来在12月23日凌晨,Infinite Drive在官方社群宣布,将发行总量减少到2700,决策“经过对用户铸造情况的大量考虑和分析”做出。此时,距离公售的截止时间还剩22个小时。

尴尬的一刻出现公售结束时,已经减少了原计划10%的发行量,这组豪车NFT还是没卖完,最终的发售数量为2582个。至于剩下的118个去了哪,Infinite Drive也没做解释。

挂着阿斯顿·马丁招牌的NFT首秀翻车,更难看的是,截至12月27日,这组 NFT的二级市场地板价迭到了50 MATIC,约为40美元,比公售价格直降24.2%,持有它的加密钱包地址数仅为357。

这个系列也的确没赶上NFT市场的好时候,当下的非同质化代币(NFT)已经不似2021年的火爆期了。有数据显示,仅今年11月,OpenSea、Magic Eden、X2Y2、Looks Rare等NFT头部交易平台的市场总销售额约为3.94亿美元,与10月相比下降了20%以上,交易量处于2022年以来的最低记录。自12月起,与这些NFT交易市场交互的独立钱包活跃度也大幅下降,其中,最知名的OpenSea,用户活跃度都下降了47%。

车企借NFT营销 坑多利少

如此惨烈的销售记录下,阿斯顿·马丁NFT后续的计划令人担忧。

根据Infinite Drive公开的消息,这组NFT的持有人将获得参与相关游戏内测的机会,等游戏正式上线后,可以参与赛车游戏比赛和赛车活动赢得加密资产或NFT奖励。除此之外,品牌方阿斯顿·马丁也可以在游戏平台定制特色活动,将同名NFT设置为参与条件,以此增加品牌粘性。

由此可见,对于消费者来说,这组NFT的作用除了收藏、出售获利之外,还能玩游戏;对于阿斯顿·马丁来说,可以借NFT营销品牌。但从357个持NFT的钱包地址数看,游戏的吸引力堪忧,NFT价格的下跌也让它的收藏价值存疑。而销售阶段更改数量最终还难免滞销的情况,对品牌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真正的赢家是Infinite Drive游戏平台,该平台“与豪车品牌阿斯顿·马丁合作推出NFT”的消息广传国内外。但如果你翻阅阿斯顿· 马丁的官方消息渠道,这组NFT几乎没获得曝光。

那么,为什么该游戏平台敢这么为自己打广告?根据该游戏平台的官网介绍,它已经获得了150多个汽车品牌授权发行NFT。也就是说,与马斯顿·马丁的“合作”主要还是拿到了品牌授权。豪车给游戏平台带来曝光,但自己的品牌力反而因为不当操作蒙灰。

事实上,汽车厂商发行NFT不是啥新鲜事,但玩得好的少。元宇宙日爆梳理发现,自2021年,已经有30多个汽车品牌发行了NFT,既有保时捷(Porsche)这样的跑车品牌,也有如雪佛兰、现代汽车这类大众常见的合资品牌。

车企发行NFT的目的不外乎是营销,主要以数字收藏品为场景,制造不同的玩法,或提升品牌力,或为产品造势,发售的目标群体是追求科技新事物的年轻人。但借NFT营销玩砸了的不仅一例,更大胆的车企直接将NFT和售车挂钩,结果直接爆冷。

今年6月,雪佛兰就发行了一个名为Corvette Z06的NFT,图片画面是一辆绿色跑车。该NFT在SuperRare平台的起拍价为206 ETH,时值23.5万美元。雪佛兰宣称,这个NFT的买家将会收到一辆一摸一样的实体跑车。遗憾的是,无人出价,这场拍卖以流拍告终。

贱卖+减产 阿斯顿·马丁NFT愣是没卖完

雪佛兰发行的Corvette Z06 NFT跑车外形

相对而言,保时捷比较谨慎,选择了更保险的方式:和公益结合。2021年8月,保时捷外观设计总监Peter Varga的汽车设计草图以NFT的形态出现在交易平台SuperRare上,最终以30.25 ETH 价格拍卖出售。ETH是以太坊区块链网络的原生加密资产,以当时ETH的单价计算,这张设计草图卖出了9万美元。保时捷当即表态,全部收益捐给德国的用水卫生非营利组织Viva con Agua。

韩国车企现代汽车被汽车圈一位人士评价为“玩元宇宙最具Web3思维的公司”,它把NFT这些Web3元素用在了用户忠诚度方面,有点“Web3社区”那意思。今年7月,现代汽车为它的新电动汽车IONIQ6推出了一项NFT会员计划,宣称将为持有者解锁对Web3内容的独家访问权,包括数字空间、数字车库等,比如持有者拥有“IONIQ公民身份”后可以在现代汽车的数字空间中获得VIP权利和独家产品。

看来,搞NFT营销,车企最好还是自己探索,毕竟开源的区块链网络是现成的,知名品牌也不愁曝光,哪怕找第三方合作,也要挑靠谱的来。或许,Infinite Drive和阿斯顿·马丁未来还会针对这组已经上市的NFT展开更实际的动作,但希望他们下次能够更守约、更公开,利用好区块链“Code is Law”所倡导的契约精神。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850901.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版权声明:巳火社区 发表于 2022年12月29日 pm7:02。
转载请注明:贱卖+减产 阿斯顿·马丁NFT愣是没卖完 | 巳火区块链导航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