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游记:“失意者”躺赢 风水与 Web3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312 0 0

撰文:0xmin

春节期间下南洋,到了新加坡一趟,和新加坡的互联网创业者、Web3 从业者进行了交流,诸多见闻与心得,与各位分享。

新加坡游记:“失意者”躺赢 风水与 Web3

新加坡,躺赢

和在新加坡待了 3 年的互联网创业者聊天,感叹这几年新加坡的物价飞涨,特别是房租,一室一厅的公寓动辄 3000-5000 新,并且极为紧俏。

我自作多情表示,主要还是 Web3 行业太多有钱人润到了新加坡,而在他看来,加密圈仅仅只是一小部分的人和资金,更多的还是来自互联网新贵以及香港的资本。

如今的新加坡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个互联网老兵可以在街边偶遇十年前的老同事,也可以在街角偶遇罗永浩以及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美元基金合伙人。

至于原因,大家心照不宣,当失去安全感,资本总是用脚投票。

有一个特别神奇的现象,新加坡聚集了一众中国互联网黄金时代上岸套现的创业者,以及在互联网战争中斗争失败,被迫上岸的“失败人士”,如今他们反而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比如,携程合并了去哪儿了,众多去哪儿高管被迫套现出局,成为拿钱躺平的“失败者”,但现在携程的不少高管都很羡慕他们。

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曾经“痛哭离场”,但是如今在 Scotts 路的私密酒吧天天喝着波尔多酒,日子过得比王兴滋润多了。

有一个段子,一个人在以 1500 万的价格卖了房子套现,躺平一年后,发现此前自己的房子以 1000 万的价格出售,于是又买了回来,白赚了 400 万。

如今,在新加坡躺平的前互联网创业者们成为了众多美元基金以及 Crypto Fund 争抢的 LP。

在历史的进程面前,个人的努力不值一提。

新加坡做对了什么?好像也没做什么,不过只是一直延续过去的方针政策,外部环境风云突变,让新加坡躺着成为了大赢家。

这也是这个世界法则的吊诡之处,选择不做什么有时候比选择做什么更加重要

政府与民众

在新加坡,政府是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他的存在感实在太强,属于啥都要管的大家长,但是总体贯彻两大方针:实用主义与精英主义,或者叫任人唯贤

在新加坡久居的朋友总是对新加坡政府大加赞赏,一是新加坡政府敢于认错,当一件事做错了,愿意承认错误,问责修正,比如 FTX 爆雷给很多新加坡公民以及主权基金淡马锡造成了损失,政府以及淡马锡也面临了来自议会的质询。

其次,新加坡政府对本国国民,特别是底层民众的民生有着较好保护。

曾经,我有一个问题,新加坡物价如此之高,那么底层民众岂不是很惨

后来发现,新加坡贯彻了一个方针,内外有别,严格区分公民和非公民的待遇,在各方面优待本国公民,提高了普通人的生活下限。

如果你是外国公民,那么在新加坡不得不面临高昂的成本,从住房到教育、医疗等。比如,新加坡人买房印花税 4%,外国人是 34%,且只能买昂贵的公寓,小到连公立运动场馆租场地,公民与永居都优先,费用也比较便宜。

为了解决住房问题,新加坡公民可以申请购买政府修建的组屋,90 平米左右仅需 40 几万新币,最低 10%首付,30 年贷款,优惠利率为 2%左右,这保障了几乎所有新加坡公民都有条件住上自己的房子。

总体上,新加坡算是对外国人征高税,用户补贴和保护本国人。

风水

作为华人社会,新加坡保留了相当多传统的中华文化,并且还将部分文化“发扬光大”,比如风水。

在新加坡生活多年的朋友告诉我,新加坡社会极其看重风水。

比如,新加坡人买房,一定要请风水师看看风水的好坏再做决定,包括很多人华人家庭起名字也要请风水师,甚至连新加坡的一元硬币、地铁修建都有许多风水传说,这也让风水在新加坡变成了一门大生意。

2012 年 6 月 28 日,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风水公司新天地集团在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家上市的风水公司。在华人世界里,它的名字是缘中秀,主要销售风水产品,以及提供风水顾问管理。

早在 2011 年,它的净利润达到 160 万英镑(折合人民币 1438 万),在新加坡拥有一大批高端大客户:渣打银行、花旗银行、远东地产等大型企业。

如今,不少 Web3 项目方也会到 Kaki Bukit 附近的缘中秀总部找大师开光。

新加坡游记:“失意者”躺赢 风水与 Web3

生育率

要说新加坡社会的问题,那么生育率就是新加坡“胸口永远的痛”,或者是整个东亚内卷社会的顽疾。

在国内,很多人会将生育率问题归结为住房、医疗、教育等民生支持不够,但无论是新加坡还是日本都在这些方面解决了后顾之忧,甚至有各种现金补贴,比如在新加坡,生一胎可以获得累计超 10 万元人民币的补助。

然而,生育率一直逐渐走低,其中华人生育率最低,其次是印度人,但依然不高,只有马来人支撑起了新加坡的生育率。

因此,从新加坡、日本的实践来看,光给钱拯救不了生育率

症结在哪儿?几个新加坡朋友对此的看法是,一方面女性更加独立自主,受教育时间更长,经济独立,女权意识崛起;另一方面,整个东亚文化强调竞争,比较内卷,“如果不能给孩子更好的未来,何必生出来和我一起受罪呢?”成为了不少年轻人的态度。

新加坡有个独特的词汇“Kiasu”,源于闽南话里的“怕输”,很大程度反映了新加坡华人,甚至是全球华人的心态。

如果要养孩子,就要给她/他最好的资源,赢在起跑线上,哪怕在新加坡有免费的公立学校,廉价的组屋,很多人也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去读国际学校,住高档的公寓,养一个“精英孩子”的成本必然高昂。

东亚、新加坡生育率难题,目前无解。

移民

在 70%公民为华人的新加坡,移民是在中国人中不可避免常被谈及的一个话题。

我发现身边很多入籍新加坡的中国人,他们与新加坡的缘分来源于中新奖学金项目(SM 奖学金),有的从高中甚至是初中就到新加坡读书,然后大学毕业后可以马上拿 PR,然后入籍。

曾经,很多 SM 项目的毕业生面临是否加入新加坡籍的时候,选择了否,因为当时他们认为“新加坡太小”,回国或者去美国才有更广阔的天地。

如今的新加坡今非昔比,很多当年放弃入籍的人不得不再走 EP-PR 的路线,毕竟全球免签 192 个国家和地区的新加坡护照还是吸引力十足,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逐渐认识到了新加坡的双重属性和身份,新既是全球城市(global city),也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

对于新加坡公民来说,他们似乎是天然的 Global Citizen,这种身份也是 WEB3 从业者所需要的,目前我认识在新加坡的加密从业人士几乎都有申 PR(永居)入籍的打算。

不过,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涌入,拿 PR 的难度早已呈倍数增长,新加坡也从“求人来”,变成了“挑人”。

2022 年,EP 月薪门槛从 4500 新币调高至 5000 新币,2023 年的顶级专才签证(ONE Pass),要找月薪 3 万新币(约 15 万人民币)以上的高级人才。

不只如此,2023 年 9 月,新加坡工作签证 EP 申请将采取打分月薪,5000 新币只是最低标准,月薪愈高、学历愈好,才能从申请者中脱颖而出。

新加坡以“实用主义”为本,只挑选那些对新加坡有贡献的人,比如,交更多的税,招聘更多的新加坡本地人,为新加坡生更多孩子…… 务实且残酷。

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内,新加坡依然是中国人,特别是顶级富豪移民的“首选城市之一”,移民难度将持续增大。

不是加密天堂

在所有谈及新加坡的热门文章中,总是会出现 Crypto、Web3 的身影,在许多人眼中,新加坡似乎成为了加密天堂,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事实。

新加坡或许是币圈富豪们的温柔乡,但却不是 Crypto 的热土

“实用主义”立国的新加坡政府想得也很明白,他希望吸引到加密行业的富豪以及他们的钱(美元),但是不允许开展本地业务。

新加坡金管局从没发过加密货币交易所牌照,11 张加密货币牌照都只是用在支付领域。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同时也是“下一任总理”的黄循财曾在 2022 年底公开表示,数字资产是可以改变金融市场、跨境支付、结算和资本市场的重要推动力,但是新加坡一贯的立场是,即使面对外界批评,都需要对加密货币的投机和交易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散户投资者

FTX 爆雷后,黄循财在国会上强硬表示,新加坡并不计划成为加密货币活动的中心

从意识形态来看,Crypto 是一种解构的力量,秩序濒临瓦解崩溃之地才是其最大舞台,而在新加坡这样一个秩序井然,规则森严的国度,Crypto 本身并无太大的发展空间,更多是以新加坡为中心,将业务辐射东南亚以及其他国家。

当然,一个更为实际的原因是,新加坡用人和生活成本太高,很多人想留也留不下来,新加坡终究属于币圈老板和高管们。

新加坡人来人往,终究不是加密家园。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299356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