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华尔街著名律师事务所是如何陷入FTX风波的?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257 0 0

原文作者:Sujeet Indap, Joshua Oliver 

原文标题:《How a prestigious Wall Street law firm got caught up in FTX’s chaos》

原文编译:倩雯,ChainCatcher

Algernon Sydney Sullivan 和 William Nelson Cromwell 于 1879 年开设他们的同名律师事务所 Sullivan&Cromwell,此后该公司已成为世界上巨头公司的首选,这些公司包括通用电气与高盛。

2021 年,这家专注于提供高端服务的律所开始与一位创业者合作,后者无论在形象上还是在事实上都与其在华尔街的本部风格完全不符。但一些人认为他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全球金融巨鳄。FTX 总部位于巴哈马,当时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彼时加密行业正在崛起,SBF 以其性格古怪却又备受欢迎的形象冉冉升起。

在接下来的 16 个月里,Sullivan 为 FTX 执行多项工作,获得 860 万美元的费用。这家律师事务所目前可能会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意外之财」,因为它帮助引导陷入困境的 FTX 在创始人不参与的状况下度过破产,该费用将用破产财产进行支付。

根据 American Lawyer 的数据,Sullivan 从 FTX 的兴衰中获取的收益并未占据其 2021 年 17 亿美元总收入的大部分。但是,它在拯救行动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它与 FTX 的联系,引发人们要求对该公司与这家现已陷入困境的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交易进行审查。

周五,一位联邦破产法官允许 FTX 的新管理层雇用 Sullivan 作为首席破产律师,迅速驳回了反对意见,即该公司因与该加密货币公司的现有关系而受到名声败坏,无法公正地调查受指控的不法行为。FTX 的新负责人 John Ray III 表示,他急切希望在 Sullivan 的协助下,着手开始向账户持有人归还资金。

Sullivan 的任命通过可能会引起一些投资者的关注,他们质疑自己是否应更早地注意到一些端倪。哈佛法学院教授、前破产律师 Jared Ellias 说,「随着本案的进展,很多富有的机构和其他权威人士很快将不得不以某种方式回答这个问题。」

Sullivan 与 FTX 的渊源

据一名前雇员说,当加密货币逐渐成为主流时,Sullivan 仍采取保守态度。该公司有 900 名律师,总部设在曼哈顿的金融区,甚至禁止其律师拥有加密货币。起初该公司态度谨慎,但后来蓝筹初创企业纷纷找上门来,包括像 Coinbase、DCG、Galaxy、Gemini 以及 FTX,它们逐渐开始与金融监管机构和交易方进行互动,因此需要咨询服务。

Sullivan 和 FTX 之间的关系始于 2021 年 7 月,当时该律师事务所被邀请为一项小型收购提供咨询。Sullivan 的合伙人之一 Ryne Miller 刚刚离开公司,成为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总顾问。

Sullivan 随后参与多项任务,包括为 FTX 对破产中的加密货币交易 Voyager Digital 进行收购提供咨询。该律师事务所甚至在 FTX 与汉堡连锁店「Jack in the Box」的版权侵权纠纷中提供帮助,因为该快餐集团声称,出现在加密货币公司广告中的「月亮人」是对其吉祥物 Jack 的翻版。FTX 需要为这项工作支付 55000 美元。

据一位 FTX 前雇员称,选择该公司是因为其在监管方面具有专长。它协助 FTX 处理来自监管机构的问询,这些监管机构想知道美国用户是否在不正当地访问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国际平台。它还帮助制定了 FTX 向美国监管机构提出的关于金融市场风险管理自动化的突破性建议。当 FTX 在 11 月的第一周面临银行挤兑时,Miller 立即去找 Sullivan,就 FTX 如何应对的问题出谋划策。

即使参与了十几项工作,该公司似乎从未意识到到 FTX 已然是犯罪的温床,形势十分糟糕。据一位知情人士,Sullivan 从未与 FTX 合作筹集新的资金,也就无法看到与投资者分享的私人信息,包括财务信息。因此,该律师事务所没有理由质疑其加密货币客户的市场价值或财务状况。

Sullivan 拒绝发表评论。

重组顾问备受质疑

从某种程度,Sullivan 是追捕和调查散落在世界各地数十亿加密货币的理想律师事务所。它的首要业务是银行、金融服务和金融监管,其许多高级合伙人是前监管者。

Ray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承认,鉴于 11 月初 FTX 公司身陷危机,没有时间去面试其他律师事务所来担任破产顾问,所以倾向于立即与已了解状况的 Sullivan 和其手下的律师们一起开始工作。通常情况下,破产公司可以选择自己的顾问,只要他们不存在重大利益冲突。在 12 月向法院提交的 58 页的申请中,Sullivan 提到其合伙人每小时可以收取 2000 美元以上的费用,并与 FTX 有一些已存在的联系——但它声明,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

近年来,重组顾问带来的一些列难题备受关注,因为少数精英公司往往主导着大型案件。例如,咨询业巨头麦肯锡在 2019 年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 1500 万美元的和解,因为它被指控在一个案件中要求偿还其费用时没有充分披露潜在的冲突。

对 Sullivan 在 FTX 破产案中工作的反对声音来自多个方面,包括司法部下属的美国受托人项目和四名美国参议员。他们认为该公司没有明确披露其与 FTX 总顾问 Miller 的关系,而 Miller 在加入加密货币交易所之前曾是 Sullivan 的合伙人,该律师事务所最终可能不得不调查自己内部的行为。

大部分的批评可以用破产法的简明语言进行表述,但也有来自 FTX 账户持有人的声音,他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写道「Sullivan&Cromwell 公司对 FTX 集团的犯罪行为的参与,必须得到调查,并可能需要负相关责任。」

对于此举,最引人注目的反对者是 SBF 本人,他在 Twitter 和 Substack 上抨击新的 FTX 制度,同时否认 Sullivan 在该加密帝国倒闭前与其没有密切联系的说法。SBF 现在面临刑事指控,他坚称自己是被 Sullivan 和 Miller 胁迫申请破产的,即使他声称自己正努力筹集新资金以挽救公司。

FTX 内部的另一名成员丹 Daniel Friedberg 在最后一刻提交的法庭文件中也对 Sullivan 进行了抨击,称 Miller 曾告诉他,他想把业务输送给 Sullivan,他在加密货币集团任职后,「期待着作为合伙人回归」。

在美国受托人集团提出反对意见后,Sullivan 提交了一份关于其与 FTX 关系的更详细披露,其中 Sullivan 坚称其承担的 20 项工作是「特别的、分散的和特殊的」,加密货币集团从未在内部被列为「常规」客户。

至于其他指控,该律师事务所都进行否认。该公司的顶级破产律师 Andrew Dietderich 远远没有被深入到加密货币交易所内,他在法庭文件中证明,他只与 SBF 交谈过两次。Sullivan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指出,鉴于这位加密货币界的明星在让出控制权时身边有多名私人律师,包括他的父亲,他的公司不可能能胁迫 SBF「举起白旗」。

最终,Sullivan 获得了新任首席执行官 Ray、官方债权人委员会外和一度持怀疑态度的受托人集团的支持,帮助其在破产任务中坚持下来,尽管在最后一刻受到了 SBF 和其他人的批评。

结语

Sullivan 的声誉是否受到任何长久的损害需要时间判断,律师事务所是否应该利用其专业知识来识别建立在谎言之上的公司更是无法盖棺定论。上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委员 Christy Goldsmith Romero 在一次演讲中说,包括律师在内的「看门人」本应该认真怀疑最终导致 FTX 崩溃的运营环境。

这样的角色可能与和事务所希望与炙手可热的新公司建立联系的想法相悖。前联邦检察官和私营部门律师 Ankush Khardori 说,大型律师事务所急于在新兴公司上下注,他们认为这些公司蓬勃发展后会发展成为大客户。

「整件事使这些公司非常容易接受最终会变成骗子或欺诈者的客户」,他说,「Sullivan 似乎没有吸取这个教训,或者根本不在乎,只要他们还能继续赚钱。」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0511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