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是如何逃脱这场加密货币危机的?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228 0 0

在这次数字资产的大崩盘中,华尔街各家银行和普通投资者的命运截然不同。

编者按:围绕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泡沫近期迅速消散,大量的个人投资者正在受到严重的冲击,然而华尔街各家银行的处境却均相对较好。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2021 年 11 月的时候,在加密货币市场一片繁荣之际,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分析师们,列出了一份他们认为定价过高的 50 只股票的清单,其中的许多股票与数字资产有着密切联系。

他们给这些股票起了个绰号叫“卡布奇诺篮子”(cappuccino basket),用来比喻这些股票目前有很大的泡沫成分。然后,该银行将这些股票转换成了其他类型的金融产品,对于银行的大客户(养老基金、对冲基金、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家族财富经理和其他资深的投资者)来说,一旦押注了这些资产,在操作实质上就最终会面临崩盘的可能性。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因着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价值泡沫迅速消散,一些将主营业务定位在加密货币交易的公司纷纷倒闭,卡布奇诺篮子的整体价值缩水了一半。

不过一部分在法国巴黎银行的华尔街客户,因为已经提前预计到大概率会发生这样的暴跌情况而有所准备,所以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对较好。然而交易的另一方——那些在散户交易热潮中,大举买入定价过高的加密资产和股票的个人投资者却正在受到冲击。

 “加密货币的走势,与散户资金涌入美国股票和股票期权的趋势,是一致的。” 法国巴黎银行美国股票和衍生品策略组负责人格雷格·鲍特尔(Greg Boutle)说,“散户的定位和机构的定位之间存在很大分歧。”但他拒绝透露法国巴黎银行的客户目前做空的具体股票。

在 2022 年以来的这场加密货币大崩盘中,华尔街正在取得胜利。

这并不是说金融巨头不想参与加密货币交易。但华尔街的各家银行是被迫袖手旁观的,或者像法国巴黎银行一样,以不一样的方式对待加密货币,部分原因是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行业监管措施。与此同时,大型基金管理公司也采用了各种复杂的策略,来限制对加密货币的直接敞口,因为他们从过往的经验中认识到了风险。因此,当市场崩盘来临时,他们有效控制了自己的损失。

“你肯定听说过机构投资者尝试投资加密货币,但这只是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很小的一部分,”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Psaros金融市场与政策中心主任丽娜·阿加瓦尔(Reena Aggarwal)说。

金融危机期间,过于复杂化的证券产品导致次级抵押贷款出现问题,让银行和普通投资者都陷入了困境,并导致了经济衰退,与此不同的是,这次华尔街和普通投资者的命运截然不同。(上次,是政府救助最终拯救了银行。)数字资产价格的暴跌和陷入困境的加密货币创业公司,并没有导致最近金融市场较大的动荡,而且蔓延的风险很低。

但如果加密货币市场崩盘只是华尔街的一个注脚而已,那么对大把投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个人投资者来说,这绝对就是一个痛苦的事件。

 “我真的很担心那些本来就没有多少资金可以投资的散户。” 阿加瓦尔说,“他们正在遭受重创。”

在面对快速回报的承诺、天文数字的财富以及一个不受金融机构控制的行业的诱惑下,许多散户投资者购买了新兴的数字货币,或持有这些资产的基金的股份。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做投资交易,他们在疫情期间被困在家里,也投资了电视游戏和娱乐软件零售业巨头 GameStop 和连锁影院运营商 AMC 娱乐公司等企业的股票。

他们被加密货币初创公司的营销广告狂轰滥炸,比如这些广告向投资者承诺他们可以从持有的加密货币中获得超高回报,或者建议他们大量投资比特币的基金。有时,这些投资者会做出与公司价值无关的投资决定,利用社交新闻站点 Reddit 等在线讨论平台相互怂恿。

在这种狂热的刺激下,加密货币行业迅速繁荣起来。在其鼎盛时期,数字资产市场规模达到 3 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尽管还没有超过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它位于传统金融体系之外,处在一个几乎没有监管和为所欲为的空间内。

这场崩盘始于 2022 年 5 月,当时加密货币 TerraUSD 已经开始下跌,这是一种本应与美元挂钩的加密货币。而崩盘却是被另一种货币 Luna 的崩盘所拖累导致的,因为 TerraUSD 货币在算法上与 Luna 是有关联的。当两种货币开始了死亡螺旋式崩盘后,便重创了更大范围的数字资产市场。

比特币在 3 月份的市值超过 4.7 万美元,然而在 6 月 18 日就跌至了 1.9 万美元。5 天前,一家名为Celsius Networks、提供高收益加密货币储蓄账户的加密货币贷款机构,停止了储户取款业务。

华尔街是如何逃脱这场加密货币危机的?

马丁·罗伯特((Martin Robert))在自家门外。在Celsius公司里存了两个比特币,他担心再也无法拥有它们了。他原计划把这些数字资产兑换成现金来偿还债务。(布里奇特·贝内特Bridget Bennett/《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许多小投资者的财富也开始缩水了。

在 Celsius 公司冻结提款的那天,一位内华达州亨德森(Henderson, Nevada)的即日交易员马丁·罗伯特(Martin Robert)正准备庆祝自己的 31 岁生日。他曾向妻子保证,他一定会休息一段时间,不再忙于工作。然后他看到了新闻。

“我已经来不及把加密货币资产取出来了,”罗伯特说,“我们就像被绑架了一样。”

罗伯特在 Celsius 公司里存了两个比特币,他担心再也无法拥有它们了。在比特币价格暴跌之前,他本来打算将比特币兑现,以偿还约 3 万美元的信用卡债务。他认为数字资产仍然是未来市场的趋势,但他表示,有必要出台一些监管措施来保护投资者。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了,你就无法再关上它了。”罗伯特说。

华尔街是如何逃脱这场加密货币危机的?

贝丝·惠特克拉夫特((Beth Wheatcraft))在她位于密歇根州萨吉诺的家中。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惠特克拉夫特表示,想要参与加密货币的交易需要有“钢铁一般的胃”。(萨拉·赖斯Sarah Rice/《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35 岁的贝丝·惠特克拉夫特(Beth Wheatcraft)是密歇根州萨吉诺市(Saginaw, Michigan)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日常用占星术来指导自己的投资决策。她说,想要参与加密货币的交易需要有“钢铁一般的胃”。她的数字资产主要是比特币、以太币和莱特币,以及一些已经无法恢复的狗狗币,因为它们存储在一台硬盘损坏的电脑上。

惠特克拉夫特没有选择 Celsius 公司和其他提供类似加密货币账户的公司,她声称自己看到过危险的信号。

受个人投资者欢迎的比特币信托基金(Bitcoin Trust)也经历了动荡。该基金背后的加密货币投资公司 Grayscale 将其标榜为一种没有风险的投资加密货币的方式,因为它减轻了投资者自己购买比特币的风险。

但由于该基金的投资结构,新股的增减速度并未快到足以跟上投资者需求的变化。当比特币价格开始迅速下跌时,这就成了一个致命问题。疲于奔命的投资者尽力推动该基金的股价,但仍旧是远远低于比特币价格的。

去年 10 月,Grayscale 公司请求监管机构批准将该基金转型为交易所的交易基金,因为这将使加密货币交易变得更加容易,从而使其股票与比特币的价格可以更接近。然而 6 月 29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拒绝了这一请求。Grayscale 公司迅速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质疑这一决定。

在加密货币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候,华尔街银行试图参与其中,但监管机构不允许。去年,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提议赋予比特币和以太币等数字代币可能情况下最高的风险权重。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的责任是帮助全球大型银行设定资本金的要求。因此,如果银行想把这些数字货币放在资产负债表上,它们就必须持有至少同等价值的现金,以抵消金融风险。

美国银行监管机构还警告各家银行应尽量避免将加密货币纳入其资产负债表。这意味着,银行没有以比特币或其他数字代币为抵押的贷款业务,如果由银行承担风险以确保某一特定市场保持足够的流动性进行交易,则没有了扩大市场的动力,也没有了大宗经济服务。银行在这些交易中服务对冲基金和其他大型投资者,这也涉及了为每笔交易承担风险。

因此,银行最终向客户提供的是与加密货币相关的限制型产品,即让他们在不与监管机构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可以进入这个新兴金融世界。

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在其客户门户网站上公布了比特币价格,这样客户即使不能使用高盛公司的服务进行比特币交易,也能看到市场价格的变化。高盛公司和摩根士丹利公司(Morgan Stanley)都开始向它们的高净值个人客户提供购买与数字资产挂钩的基金股票的机会,而不是向他们提供直接购买数字资产的方式。

华尔街是如何逃脱这场加密货币危机的?

高盛公司位于曼哈顿的总部。该公司只有一小部分的客户有资格通过该银行购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投资产品。(徐安荣An Rong Xu/《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高盛发言人玛丽·阿斯里奇(Mary Athridge)表示,只有一小部分高盛公司的客户有资格通过该银行,购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投资产品。客户必须接受“现场培训”(live training),以证明他们收到了高盛公司关于资产风险的警告。只有到那时,他们才被允许将资金投入已通过银行审查的“第三方基金”。

摩根士丹利公司的客户不能将超过其总净值 2.5% 的资金用于此类投资,投资者只能投资由具有传统银行背景的基金经理运营的两只加密货币基金,包括银河比特币基金(Galaxy Bitcoin Fund)。

尽管如此,这些基金经理可能还是无法逃脱加密货币市场崩盘的命运。银河数码公司(Galaxy Digital)首席执行官、前高盛公司(Goldman)银行家和投资者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上个月告诉《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他已经承担了太多的风险。据银河数字资产管理公司最近披露的信息,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在去年11月的时候,已达到近35亿美元的峰值,然而到了今年 5 月底已降至约 20 亿美元。如果银河公司在 Luna 公司倒闭前三个月没有出售大量的 Luna 股份,诺沃格拉茨的处境可能会更加糟糕。

但是,尽管亿万富翁诺沃格拉茨和其他富有的银行大客户,可以很轻易地熬过此次崩盘损失,或者通过严格的监管得以挽救部分已经造成的损失,但散户投资者却没有这样的保障措施。

40 岁的雅各布·威莱特(Jacob Willette)住在亚利桑那州梅萨市(Mesa, Arizona),是外卖平台 DoorDash 的一名送货员,他把一生的存款都存进了一个 Grayscale 公司的储蓄账户,因为其承诺的回报很高。威莱特说,确实在它的巅峰时期,存款价值已达到 12 万美元。

他打算用这笔钱买一栋房子。但是当加密货币价格开始下滑时,Grayscale 公司的高管们向威莱特保证,说他的钱肯定是安全的。但他在网上只找到了该公司高管的一些闪烁的言辞,因为该平台还是陷入了困境,最终冻结了80多亿美元的存款。

Grayscale 公司的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评论请求。

“我信任过这些人,”威莱特说,“我只是不明白,他们这样的行为怎么没有违法呢?”

译者:TeresaChen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05981.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