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215 0 0

来源:mta1verse mag

Web3 新浪潮,音乐行业准备好迎接颠覆了吗?

音乐产业最早可以追溯到 1900 年代初期,当时出现了录制的音乐。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该行业随着技术变革而不断进步。从黑胶唱片到 CD,从收音机到电视,所有这些都为音乐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增长。然而,数字音乐的兴起却带来了长达十年的行业低迷。Napster 等免费音乐下载工具助长了猖獗的盗版行为。用户乐见免费音乐,但音乐公司收入的急剧下滑导致了行业内大规模裁员的发生,至今仍困扰着许多从业者。

快进到最近几年,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新一轮技术变革浪潮再次席卷众多行业,其中也不乏音乐。

这股新浪潮被称为 Web3,伴随着区块链、加密货币和 NFT(不可替代代币)等密码学技术而兴起。特别是 2021 年 NFT 的大规模出圈以及爆炸式增长。当人们沉浸在对 NFT 的假想价值中时,Web3 音乐,或者说 NFT 音乐,正在悄然改变着音乐行业。这一次,音乐行业准备好迎接颠覆了吗?

初衷:拯救独立艺术家

艺术家们似乎拥有名利双收的光鲜亮丽的生活。然而现实恰恰相反,音乐产业有一个始终存在的阴暗面,那便是音乐公司对艺术家的剥削。通过保持独立来避免不平等的艺术家们常常需要担心他们能否生存下去。这些独立艺术家一直在寻找能够让收入稳定的方法,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似乎成为了一种解决方案。然而,通过这项新技术来规范版权最终以失败告终。

2020 年,新冠疫情重创了音乐行业,尤其是现场表演,许多独立艺术家失去了这个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结果,许多艺术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谋生压力。如果我们回头看看在 2023 年初成名的许多 Web3 艺术家,他们几乎都在 2020 年不得不寻找新的创作方式谋生:销售 NFT。

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sound.xyz 上新兴的 Web3 音乐家

初入音乐行业

早在 2021 年初,即所谓的“NFT 年”,当 3LAU(前 100 名 DJ 之一)以超过 1100 万美元的价格拍卖了他的 NFT 专辑“Ultraviolet”时,整个音乐行业都为之震惊了。他的经纪公司 YMU 很高兴地宣布,“在疫情期间,由于巡回演出的停止和其他因素的损失,使得艺术家的收入受到严重影响。然而,NFT 拍卖提供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可以将艺术货币化。3LAU 以历史性的方式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有这些先驱,但音乐 NFT 的真正爆发要到 2022 年夏天才会发生。进展缓慢的原因有多种,其中之一就是艺术家质疑使用 NFT 分发音乐的好处。毕竟,音乐 NFT 的逻辑与基于图像、肆意传播的 NFT 有很大不同。此外,艺术家的心态与购买 NFT 的消费者的心态是不同的。艺术家们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例如为他们的 NFT 赋予了“有用”的属性——比如作为未来线下演出的门票或周边产品的 VIP 。

这种策略表面上成功地在音乐行业推广了 NFT,但我们相信,Web3 音乐和 Web3 艺术家要想成功,还有更好的办法:社区!

Web3 为艺术家提供了消费者社区

“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早在 1999 年,大卫·鲍伊 (David Bowie) 在接受 BBC 采访时颇有远见地谈到了互联网(现在众所周知的 Web1)的变革力量,他设想了艺术家应该与他们的粉丝和社区建立的关系。事实上,早在 1997 年,他就发行了“鲍伊债券”,这是一种独特的资产支持证券。它以鲍伊当时和未来的专辑销售和现场表演收入为抵押,可以说是社交代币的先驱。然而,即使 Twitter 和 Instagram 等平台如他所料准确出现,这位艺术家与粉丝和社区的关系仍然不能令人满意。

直到现在,Web3 社区的出现才圆满实现了这个预言。Web3 时代的艺术家不再需要像 Kevin Kelly 的“1,000 True Fans”理论那样依赖唱片公司提供的特定平台来建立社区,或者谋生。(如果你有 1,000 个真正的粉丝会购买你创造的一切,并且你每年可以创造价值 100 美元的产品,你可以获得足够的创作者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是每年 100,000 美元,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当著名的美籍华裔作家兼创作者经济投资人 Kelly 首次提出“1,000 True Fans”理论时,大多数人认为 1000 名粉丝支付的钱是远远不够的。但让我们看一下来自 Web3 音乐平台 sound.xyz 的案例研究:来自哥伦比亚贫民窟的音乐家 Kasbeel 在过去两个月里用三首单曲卖出了 1.81 ETH,共计 58 个 NFT(其中一些是免费的) ,这笔钱在她的家乡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更值得注意的是,30 岁的美国人 DJ Mija 在 12 月和 11 月通过努力发行单曲分别获得了 10 ETH 和 15 ETH。这些单曲中的每一个都发行了 25-120 个 NFT。

这些 Web3 艺术家与传统艺术家的区别在于,他们的作品在 Web3 平台上发布时,这些收入不仅 100% 归艺术家所有,而且后续的二次转售也会有 10% 的版税流回给艺术家。

Web3 中还没有“杀手级”的社交平台,所以这些艺术家经常使用 Twitter 或 Discord 来建立他们的粉丝社区并与其他艺术家互动。用另一位活跃的 Web3 艺术家 Reo Cragun 的话说,他在 Web3 上获得了 Web2 平台的天然粉丝群。他非常愿意为粉丝和 NFT 收藏家举办私人音乐会,让他们获得最好的音乐体验。同时,他也在积极购买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因为他们是他喜欢的人和作品,他能够从中受益匪浅。如果没有 NFT,在过去要创建这种创作者-粉丝之间的循环将具有挑战性。

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Web3 音乐流行到了线下

IRL(In Real Life)代表线下事件和体验。因此,尽管 Web3 听起来像是互联网的产物,但它已经穿过了计算机屏幕,延伸到了音乐和艺术行业的现实世界中。

大多数艺术家在职业生涯中严重依赖现场活动来产生收入。在疫情期间,许多现场表演不得不取消。然而,粉丝对音乐和艺术的需求却在增加。不信?看看 IFPI(国际唱片业联合会)和 RIAA(美国唱片业协会)报告的数字,2021 年的音乐市场已经超过了 10 年前的峰值,并且还在继续加强。这当然不是因为 Web3 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Web3 对整个音乐行业来说仍然只是锦上添花。但是,Web3 社区很快发现了一种围绕 NFT 的新的社交需求。

当虚拟化身 NFT 流行时,无论是为了投资价值还是吹牛,许多人围绕同一类型的 NFT 形成了新的社区。这些新社区从诞生之日起,就具有明显的叛逆性格,类似于 70 年代的嬉皮文化。当各行各业的人在 Web3 的旗帜下聚集在一起时——从学生到企业家、名人——他们都在 Twitter Space 或 Discord 频道聊天,以及计划 Web3 活动。尽管如此,Web3 叛逆和空灵的核心带来了比以前的 Web2 社区更具凝聚力的社区。很明显,当这样一个新的圈子形成时,人们的好奇心、探索性和交流性都更强。

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FWB Fest,2022 年夏天由 Web3 文化社区 FWB 举办的派对

DAO、社区蓬勃发展

美国艺术家赛斯·戈德斯坦 (Seth Goldstein) 在 2020 年底度过了糟糕的一天后,他选择带着相机去洛杉矶的威尼斯海滩休息一下。当时因为疫情,整个威尼斯海滩都仿佛陷入了萧条。心灰意冷的赛斯每天无所事事,就用他的长焦镜头拍摄日落,保存了许多美丽的海滩日落照片。然后有朋友建议他把这些照片做成 NFT。

在借助 AI 将自己的照片制作成视频 NFT 并迅速售出后,塞斯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他开始深入思考 NFT 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价值。在塞斯看来,作为企业家和艺术家,有了 NFT,人们不必拥有实物绘画和艺术品就可以观看和消费它们。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在线社区中的人们可以走进他们当地的画廊,体验到数字艺术的实体作品,亲自与其他爱好者互动,并且还可以随时随地在区块链上欣赏该艺术作品。受这个想法的启发,塞斯创建了一个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Bright Moments。

采用 DAO 而不是传统组织的原因是塞斯希望创建一个活跃的在线社区,该社区应该由所有成员管理并有益于所有成员。于是,他也践行了 DAO 该有的治理形式——发行治理代币、专属 NFT 等。Bright Moments 迄今为止在商业上非常成功,展示并发行了许多现象级的 NFT 项目。尽管如此,最成功的方面之一还是它采用了独特的线下体验:要获得专属 NFT,你必须去 Bright Moments 的线下画廊亲自铸造它。这种方法吸引了很多人。即使暂时不能去到有着线下画廊的洛杉矶,但人们也愿意在二级市场上购买 NFT。

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Bright Moments 很快扩展到柏林、纽约和伦敦,一些以作品闻名的艺术家开始大展身手。比如在柏林,一些 Bright Moments 的音乐人效仿它的模式,创建了一个名为 /GLU:T/ 的线下电音俱乐部,旨在建立一个基于线下场地的 Web3 粉丝社区。该项目曾在知名 Web3 文化孵化器 SeedClub 五期榜单中名列前茅,可惜最终被砍掉。但是,该社区目前仍然很强大。

另一个类似的项目 wavWRLD(也在 SeedClub 的榜单中)由 Web3 公司 SongCamp 的几位音乐家发起,专门为 NFT 收藏家每周举办线下节目。迄今为止,已经有数十位发行 NFT 的独立艺术家被邀请举办音乐会,而这正是像上面提到的 Reo Cragun 这样的 Web3 艺术家所渴望做的。因此,这些艺术家和他们各自的小社区彼此之间建立了更加亲切的关系。他们推动了这些艺术家的后续 NFT 发行和销售。不仅如此,wavWRLD 还开始探索将现场表演音频和视频制作为 NFT 的想法,这在几个月前即使在 Web3 世界中也显得有些荒谬。但现在,这似乎也是一种新趋势。

Web3 音乐发展史:音乐人不再为爱发电 DAO 与社区助力发展

wavWRLD 活动中的 KarmaVioletta

总结

这些例子展示了 Web3 对音乐产业的影响。虽然它起源于技术领域,但它已经将音乐和艺术行业的范式从创作和发行转变为艺术家 – 粉丝互动。疫情出乎意料地促成了这一过程。社区和体验是 Web3 和艺术融合的核心。随着全球疫情影响的消退,我们可以预期以现场音乐为主的音乐消费将卷土重来。但新的 Web3 范式能否继续产生影响?

我们相信它会。随着 Web3 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以及加密经济与现实生活的不断融合,各种 Web3 线下音乐节也在蓄势待发。

这些音乐“盛典”会给行业带来怎样的新体验?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11362.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