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80 0 0

撰文:David Hoffman (bankless)

我一直想去参加 StarkWare 会议,因为我对 StarkWare 生态系统的理解不如对以太坊的其他部分那么深。

这应该是有道理的,因为构成 Stark 世界的许多组成部分都是定制的, 例如,Starknet 有自己的自定义开发者语言 Cairo ,以及自己的自定义虚拟机 CairoVM。

这将以太坊和 Starknet 开发者社区分割开来,与其他 L2 相比,这两个网络之间形成了更大的鸿沟。

以下是我想学习的内容:

  •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定制的开发环境能带来什么好处? 这会给开发人员带来多大的摩擦? Cairo 带来的好处,是否超过了失去以太坊网络效应的成本?

  • Starknet 呢 ? 社区对 Starknet 有多少所有权? 社区如何在 Starknet 治理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 正在建造什么? 什么样的团队在 Starknet 上构建什么样的东西? Starknet 把他们带到了哪里?

我所有的问题都得到回答了吗?

是的,还有更多。

(注:StarkWare 是一个中心化的商业实体,其由 Uri Kolodny 和 Eli Ben-Sasson 创立,这家公司专注于开发 STARK 证明技术,而 Starknet 是由 StarkWare 和 Starknet 基金会构建的一个雄心勃勃的去中心化网络,其利用了 STARKs 以及构成区块链的其他组件。)

我没想到 Starknet 社区的文化会如此强大,很明显,我们正在亲眼目睹 Starknet 网络状态的蓬勃发展,尽管它还很年轻。

Starknet 是一个婴儿,它仍在努力学会站起来,更不用说走路了。但是,我从 Starknet 社区感受到的能量以及主人翁精神,让我对这个年轻的生态系统感到乐观。

我在 StarkWare 会议上进行的 9 次访谈,正在由 Bankless 播客团队(PodSquard✊)处理,并将在 RSS 和 YouTube 上批量发布。

本文直接引用并嵌入了一些采访!?

话不多说,以下是我在 StarkWare 会议上学到的五件事:

1、Starknet 工作状态 ?

周六早上,我降落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放下行李之后,我走进了 Hacker House,在活动前的几天里,数百名开发者在那里住宿、吃饭,并通过无线网络上网。

我看着开发人员向其他开发人员展示他们的小工具,这让我有机会了解他们正在建设的项目。

我到达后不久,Starknet 基金会的两名成员主持了一次“治理研讨会”,也就是大家围成一圈,然后介绍 Starknet 社区治理的现状。基金会“成员”这个标签可能有些太强了,因为他们看起来更像社区志愿者,他们决定承担 Starknet 开发人员和 Starknet 基金会之间联络的挑战。

听完研讨会,很明显的感觉是,我们正处于 Starknet 治理的早期阶段。我们正在看着一个婴儿出生,它正在学习如何发出声音,它正在弄清楚如何站起来。很酷的是,Starknet 似乎有大量的开发人员,他们似乎参与其中并有兴趣成为该过程的一部分。

目前看来,Starknet 治理组织主要是协议开发人员(也许是 Starknet 的“核心开发人员”),而 Cairo 开发人员社区拥有强大但少数的存在(目前)。

在与开发人员一起闲逛时,我感受到了一种“这是我们的网络”的氛围。我认为 Starknet 的一些开发者正在慢慢意识到“我可以拥有我正在构建的东西”。乐观情绪和兴奋情绪都很丰富,但我也会有一些担心。

Starknet 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个完全去中心化和社区运营的机器,然而 Starknet 社区本身仍处于起步阶段,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尽管如此,这个 crypto 社区并没有在挑战面前退缩,而且解决方案并不需要同时出现。 Starknet 社区似乎准备好响应号召?

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2. Starknet 很大程度上独立于以太坊?‍♂️

如果你在以太坊生态有一段时间了,你可能已经注意到 StarkWare 和更大的以太坊生态系统之间存在非常大的鸿沟。

从技术角度来看,这应该是有道理的。Starknet 在很大程度上是独立于以太坊的一项技术,它实际上只是将以太坊用作一个数据层(尽管 Starknet 也可以与以太坊资产组合)。

从理论上讲,你可以在任何 L1 上部署 Starknet,因为 StarkWare 已经构建了一种自我优化的技术。

这以各种方式引发了一些 ETH 最大主义者的不满,我承认我过去曾有过这种想法:“你怎么敢不使用 EVM!?”,更不用说他们选择了一些可能有问题的投资者(3AC、Alameda、Multicoin)。

我知道我有这种偏见,所以我想借此机会参加这次活动,从 StarkWare 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甚至在来到特拉维夫之前,我就听到了 StarkWare 与生态系统开发人员接触的许多积极的事情 ——反馈的共同主题是,开发人员觉得 StarkWare 听到了关于 Cairo 和 Starknet 的开发选择。

很明显,选择摆脱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并建立一个自下而上、自我优化的生态系统是正确的选择。在详细了解了 Cairo 的选择以及 Uri 和 Eli 开创的技术之后,所有的逻辑都汇集在一起了。

SNARKs 和 STARKs 是非常棒的技术,它们各自最好的版本都值得被表达。StarkWare 似乎在充分实现这些技术方面走得最远。

我看着 Eli 和 Uri 在 StarkWare 会议开始时做了开场白,之后有机会采访了他们。这两位数学和密码学先驱已经成为了世界建设者。

你可以在这里收听我对 Eli 和 Uri 的采访:

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3. Cairo 的负担可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重 ?

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个 EVM 最大主义者所具有的偏见,所以我想利用 StarkWare 会议来检查我对 Cairo 开发者体验的理解。

什么是 Cairo ? Cairo 是为 StarkWare 生态系统定制的一种编程语言。

我注意到的一个主题是 StarkWare 生态系统已针对自身进行了优化,而其他 L2 则是针对以太坊进行了优化。StarkWare 和 Starknet 的精神是,Starknet 希望成为自己最好的版本,这包括从头开始构建一种编码语言,以最大限度地实现 StarkWare 技术的最佳表达。

虽然这牺牲了获取以太坊网络效应的能力,但仍然很难反驳这种设计选择,尤其是现在,很明显,Cairo 自己的网络效应已经达到了逃逸速度(很可能很久以前就已经达到了)

此外,还有团队在 SolidityCairo 这两个系统之间构建了开发者中间件桥梁,比如 Kakarot。

遗憾的是,我没能采访 Kakarot 团队(我不确定我在这里会有多大用处 ?),但他们在活动上做了一个演示,上传后你可以观看。

4、智能合约钱包 + L2

智能合约钱包 (SCW) 和“账户抽象 (AA)”在很大程度上是同义词。每个人都同意:账户抽象是 crypto 中发现的众多糟糕的名字之一,另一个糟糕的名字是“EOA:外部拥有账户”,后者也是智能合约钱包所没有的钱包类型。

以太坊上的所有钱包都属于这两种类型之一:EOA 或智能合约钱包(SCW)。

而我们大部分人使用的是 EOA 钱包,这包括 Ledger、Metamask、Phantom、Coinbase 钱包……目前人们使用的 crypto 钱包中,约有 99% 是 EOA 钱包。

那什么是智能合约钱包?账户抽象的力量(使 SCW 得以存在的力量)难以表达,它的潜力是无限的。EOA 之于比特币,就像 SCW 之于以太坊。

你的 Ledger、Metamask 或你可能使用的任何 EOA 都是一个愚蠢的钱包,它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签名信息。而智能合约钱包(SCW)是图灵完备的钱包。就像以太坊如何让我们将金钱和软件结合起来一样,账户抽象也让我们将软件注入我们的钱包。

智能合约钱包(SCW)将为 crypto 带来的用户体验升级,将消除很多使 crypto 钱包变得困难和不直观的因素。账户抽象解锁了一个全新的设计景观,这本身就是它自己的零到一的时刻。

在 StarkWare 会议上,有两只主要的智能合约钱包 (SCW) 团队:

  • Argent X

  • Braavos

我是 L1 Argent 应用的早期超级用户,但当以太坊的低 gas 费用模式在 2019 年底结束后,L1 的智能合约钱包就无法正常工作了。

为什么?想象一下,以太坊在 2021 年最糟糕的情况——高昂的 gas 费,失败的铸造,令人困惑的用户体验。

那是因为以太坊没有在 L1 启用账户抽象。

Yoav Wiess 是以太坊基金会的一名安全研究员,他一直领导 ERC-4337 背后的工作,该标准旨在将帐户抽象引入以太坊 L1。

为了了解账户抽象以及智能合约钱包(SCW),我鼓励你观看下面我对 Yoav 的采访‌!

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与此同时,长期以来智能合约钱包(SCW)创新的前沿一直在 L2 上,特别是 ZK L2 。

那为什么是 ZK Rollups,而不是 Optimistic Rollups (ORUs) 呢?

像 Optimism 和 Arbitrum 这样的 ORU 正试图成为以太坊的等效物,由于以太坊没有启用账户抽象,我们当前的 ORU 也没有。

目前,99% 的钱包都是 EOA 钱包。

但最终,99% 的钱包将是智能合约钱包(SCW)。

总的来说,智能合约钱包(SCW)扩散将沿着这个方向前进:ZK-Rollups → ORU → 以太坊 L1

L2 可以比 L1 更快地适应和创新,例如 L2 为像账户抽象这样的 EIP 生成生产级测试网。你可以在此处‌阅读有关此现象的更多信息。

如果你想听 Braavos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谈论 Starknet 上的智能合约钱包(SCW),请查看下面我对他的采访‌。

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5、ZK-Rollups 并没有使用零知识证明 ?

是的。

我记得很久以前学过这个知识点,但后来在 crypto 的混乱中忘记了这个有趣的事实。

Bankless 创始人:关于 Starknet 生态学到的 5 件事

ZKP 专门用于隐藏知识,任何 ZKP 也是一种有效性证明,但 ZKP 也会在整个过程中隐藏信息。

而大多数 “zk-rollups” 实际上是有效性 Rollups ¯_(ツ)_/¯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50787.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