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头条8个月前发布 巳火社区
114 0 0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2 月 1 日,Twitter 联合创始人及前 CEO Jack Dorsey 发布推文表示,基于分布式社交媒体协议 Nostr 的社交产品 Damus 和 Amethyst 正式在苹果 App Store 和谷歌 Google Play Store 上线。

紧接着,各大社交平台上开始出现一长串一长串以固定英文字母打头的「神秘字符」,一个名为「Damus」的社交应用横空出世。在当你尝试弄清楚这一切时,短短两天内,Damus 已经聚集起了一大批对 Web3、去中心化社交感兴趣的人,下载量飙升至 App Store 社交免费榜第一。

这个新型的匿名社交应用声称没有审查、发帖自由,任何人包括发帖人自己都没有删帖的权利。很多 Web3 拥护者再一次喊出了「推特已死」的口号,将 Damus 视做极具颠覆性力量的下一代应用。

但令人感到有些「出戏」的是,随着大量用户的涌入,Damus 的广场上频繁刷屏的竟然是微信群聊二维码,由于缺少管理机制,距离上线还不到一周,广场上已经充斥着大量「垃圾信息」。

Damus 到底是什么?支撑它运作的底层协议是怎样的?如今的它是否真的具备颠覆传统社交的能力?

横空出世的 Damus

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Damus 自去年 4 月份就已经开放了内测,但当产品逐渐完善后试图上线 App Store 时,过程却并不顺利。

此前 Damus 官方曾发推称:「在最终获得批准之前,(我们)至少尝试了三次,但都失败了。」对此,Damus 的核心开发者 William Casarin,也曾表示过如果苹果用户不能原生使用 Nostr 将会非常可惜:「我已经向 Nostr 协议添加了多个扩展以符合 Apple 的要求,但是他们一直说还不够符合标准,这是我处理过的最令人沮丧的事情。」

转机出现在 2 月 1 日,苹果突然通过了 Damus 的上线审批。

Jack Dorsey 自从离开 Twitter 后一直专注于 Web3 事业。去年 12 月,他曾向 Damus 背后的开放式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协议 Nostr 捐赠了 14 BTC(约合 25 万美元)。得知 Damus 获批上线后,Jack 立刻在 Twitter 发帖「a milestone for open protocols…(开放协议的一次里程碑)」并附上了 Damus 的下载链接。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Jack 宣布 Damus 上线 | Twitter

作为 Web3 领域内鲜有的移动端成型产品,再凭借着 Twitter 创始人的名人效应,Damus 一经上线就迅速积攒起了一大批体验者。

随着越来越多的注册用户将自己的账户公钥分享在各大互联网社区上,Damus 成功破圈,短短两天时间内就冲到了 App Store 社交免费榜第一。根据 nostr.io 的数据显示,截止至 2023 年 2 月 5 日,Damus 背后协议 Nostr 的公钥数量超过 50 万,拥有的中继节点为 289 个,记录的事件(event)超过 121 万。

Damus 究竟有何不同之处,为何能引起如此之大的轰动?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Damus 声称自己是一个由用户掌控的社交平台 | Damus 官网

作为一个声称「无需担心任何封禁或审查,你的数据由你控制」的去中心化社交产品,用户注册 Damus 时无需提供手机号、电子邮箱等任何个人信息,只需要填写 Username(用户名)、Display Name(显示名称)即可从零开始创建账户。

在填写昵称的下方,会有 Damus 随机提供给你的一个公钥,点击「Create」创建后,系统会弹出相对应的私钥。在 Web3 的世界里,公钥是可以直接展示给他人的身份 ID,而私钥则是证明你自身身份的密码,因此公钥可以分享给朋友、可以发布在其他社交平台中,而私钥则需要自己保存好。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Damus 界面 | 网络

从 App 的界面布局来看,Damus 与 Twitter 极其类似,包括主页、私信、搜索&广场、通知四个底栏 Tab。点击页面右下角的「加号」就能发布内容,但是目前 Damus 只能直接发布文字内容,图片内容只有通过相关网站将图片转化为链接才能上传。

在搜索页面中,用户可以通过粘贴对方的公钥或是其 Username、Display Name 找到对方并添加关注。搜索页面也是广场页面,用户可以实时看到其他人最新发布的帖子,每个帖子都有相对应的 Note ID,同样可以在搜索栏中进行搜索或是分享给其他好友。

与此同时,Damus 还内置了比特币闪电网络,用户可以直接调用第三方闪电网络钱包支付,用于内容打赏以及交易。目前 Damus 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苹果版,一个是安卓版,安卓版名为「Amethyst」,两个版本尚不互通。

从底层颠覆传统社交

很多人会直接将 Damus 称为可以颠覆 Twitter 等传统社交应用的存在,但实际上,真正实现抗审查、去中心化的关键,是 Damus 背后的基础协议——Nostr。

Nostr 与 Damus 的关系,就好比互联网底层协议与互联网应用之间的关系。

Nostr 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社交网络审查、言论不自由等问题的极简化协议,而 Damus 则是建立在 Nostr 之上、根据 Nostr 协议规则开发出的第三方应用。因此想要了解 Damus 的产品机制,就不得不搞清楚 Nostr 协议的运作规则。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Nostr 官网的介绍 | Nostr 官网

Nostr 全称是「Notes and Other Stuff Transmitted by Relays」(意为用中继节点传输笔记及其他内容)。在Damus 出圈之前,Nost r 一直是一个小众的协议,由开发人员 fiatjaf 在 2020 年底创建,目标是成为 Twitter 和 Mastodon 的轻量级解决方案。创立后的 Nostr 由一群匿名开发者进行开发,除了从 Jack 那里获得 14 BTC 捐赠外没有拿过任何的外部融资。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Jack 曾向 Nostr 捐赠 14 BTC | Twitter

据外媒报道,Nostr 的早期测试人员包括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曾因解密震动全球的爱德华·斯诺登,以及支持加密货币的美国参议员 Cynthia Lummis。

匿名创始人 fiatjaf 曾表示过,创建 Nostr 最初的希望就是「抗审查」,Nostr 不依赖于任何中央服务器,而是由客户端 Client 和中继节点 Relay 这两部组成。

客户端 Client 主要用于签名、验证身份信息,中继节点用于抓取、存储任何与它连接的客户端的信息,客户端与中继节点用一种极简的形式,允许人们交换信息,但是中继节点之间不能互相通信,只有连接在相同中继节点的用户才能看到彼此发布的内容。

Nostr 之所以能够抗审查,是因为任何人(包括你自己)都可以运行中继节点,客户端可以与任意数量的中继节点相连。这就意味着你在客户端发布的信息可以自主选择储存至多个中继节点,即便有中继节点对你的内容进行屏蔽,你依然能通过其他中继节点把信息传递给其他用户;即便其他所有的中继节点都屏蔽了你的内容,你还可以通过运行属于自己的中继节点发布信息。

因此,Nostr 对于单一节点不具有依赖性,虽然并不是建立的区块链上,Nostr 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实现了去中心化。

至于建立在 Nostr 协议上的应用程序,像是 Damus 这种第三方 App,只是以产品的形式呈现出用户发布的信息内容,并不具备收集用户数据或是验证用户身份的能力,这一点则恰恰保证了「你的数据由你掌控」。

更重要的一点是,用户只需要一对公钥和私钥就能登陆到任何一个 Nostr 第三方客户端,并不需要每次都重新注册,也就是说,如果你现在已经在 Damus 上创建了自己的账户,就相当于在 Nostr 上也有了自己的账户,并且你可以使用相同的密钥登陆其他同样建立在 Nostr 上的应用程序。

这与 Web2 的社交应用有根本性的不同,如果说在 Web2 中,用户及其粉丝的数据,是以不同的 App 作为区隔的;那么在 Nostr 中,每个用户及其粉丝的账户、数据一开始就建立在底层协议中,所以即便你换了一个应用程序,你的粉丝仍旧可以同步迁移。

外媒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想象一下,当你准备迁移至 Instagram 应用时,你能立刻让所有的 YouTube 订阅者关注你的 Instagram。」Nostr 将社交图谱建立在协议层,与应用层进行了区隔,这一点极大地维护了社交的所有可能,同时也能降低对某个第三方应用的过度依赖。

总体而言,Nostr 扮演的更像是基础设施的角色,尽管整个协议很简单,但是它提供了一个巨大且开放的空间供开发人员构建多元应用。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建立在 Nostr 之上的应用程序 | Nostr 官网

除了这次出圈的 Damus 外,Nostr 还在其他领域构筑着自身生态。比如类似 Telegram 的 Anigma.io,类似 Reddit 的 Novote,在线下棋小游戏 Jeste。

Damus 的开发者 William Casarin 则表示,Nostr 协议的开放性促使他不断创新,因为一旦 Damus 的客户端不再能提供最好的体验,人们就可以转向更好的客户端,而这个转移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这就是开放协议的力量,竞争将让我们所有人变得越来越好,而不会像 Twitter 那样停滞不前。」

Web3 的社交困境

一直以来,追求去中心化的火苗从没被扑灭过,但也尚未能成功。

互联网刚刚诞生时,也曾被视作对抗垄断、能够自由传播信息的新一代技术。早期的互联网协议,像是 TCP/IP 同样是根据去中心化思想为基础进行设计的,这些协议甚至没考虑过任何的收费机制,全部是免费为上层应用提供服务。无论是国外的 Twitter 还是国内的微博等平台,在创建早期也曾开放过 API 接口,许多开发者借用这些平台的资源创建起了丰富多样的第三方应用。

但原本美好的设想没能抵抗现实的冲击,随着互联网成为商业世界的主角之一,建立在免费协议之上的各种互联网服务,背弃了去中心化的初心,为了谋求最大化的利益,逐渐变成了封闭的、中心化的平台。

垄断一点点蚕食了互联网的本来样貌,Facebook、 Twitter 和 YouTube 等大型社交媒体平台肆意搜刮着用户数据,并将数据转化成为己所用的商业价值,越来越多的用户对此感到愤怒、不满,甚至恐慌。就连一手打造了 Twitter 的 Jack,也不愿看到 Twitter 如今的样子,最终选择辞去 CEO 的职位,开始在 Web3 中追寻未尽的梦想。

Nostr 被去中心化信徒们视为新的火种。

通过前文对 Nostr 的介绍,我们已经知道,用户在 Nostr 上的账户信息直接建立在协议之上,数据与社交图谱的迁移也无需经过应用层,这样一来就能避免走上互联网的老路。

一旦有更多的用户与开发者选择使用 Nostr,就完全有可能建立起一个匿名、抗审查、无法被封杀的去中心化网络,仅凭这点,Nostr 就足以刺激无数人兴奋的神经。

但是建立在 Nostr 之上的 Damus 应用,没能让人兴奋太久。

首先,从用户体验上来说,Damus 还不能算是一个成熟的产品,很多功能还有待优化。比如,内容不能排版编辑,点赞无法取消,网络卡顿问题等等。

此外,Damus 还将更为「惨烈」的现实摆在用户眼前:由于没有管理者,同时还是匿名平台,Damus 的广场很快就被垃圾信息充斥。

最火的Web3社交平台Damus 一周就变成了「互联网厕所」

Damus 的广场已经被大量垃圾信息所淹没 | 网络截图

Damus 也试图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如果贴文内容有问题,可以长按贴文,向连接的中继器报告该帖涉及不良内容,同时拉黑贴文的作者,也许是因为很多人对于 Damus 的功能尚不熟悉,目前看来并未见效。

不是每个用户都有 Web3 信仰,Damus 出圈之后,单纯好奇的人、从众的人、钻空子的人以及一大批投机者,纷纷涌入了 Damus。

使用的人一旦复杂了,人就会成为一切伟大计划中最不可控的变量。

以太坊的发明者 Vitalik 曾指出在 Web3 世界中,还缺少「网络公民聚集以及参与公共话语的新基础设施与生态系统」,如今 Nostr 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空间,但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并非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能谨慎发言,或是进行理性且有价值的讨论。肯定有人是怀抱着去中心化社交的需求走进的 Damus,但同样也会有人抱着「破坏」整个空间的念头注册 Damus。

Subhayan Mukerjee 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新媒体教授,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他认为,像 Nostr 这样的服务需要监管才能生存:「你需要立法来防止这些平台沦为有害内容的聚集地。」即便是创始人本身,fiatjaf 也承认 Nostr 还没有准备好被大规模采用,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面对困境的并非只有 Nostr,现有的去中心化网络或多或少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比如去年大火的 Mastodon 官方也曾承认,Mastodon 开源意味着放弃了选择哪些人不能使用它权力,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和复制它所运行的软件,而这恰好给一些地下组织提供了便利。

此外,与 Web2 的社交应用相比,大部分人对于去中心化网络上的应用还不够熟悉与了解,在一些传统社交平台上甚至有新手直接将私钥分享出来。而且虽然 Nostr 声称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中继节点,但搭建节点也需要一定的技术和设备门槛,目前全球只有 200 个公开的中继节点在运作。

加之去中心化网络协议的发展仍处于早期,很多技术还不够成熟,与已经经过十几年打磨的 Web2 应用对抗,Web3 应用很难能留存住用户。目前在 Damus 上,你能看到大量用户发布微信二维码,以此将 Web3 的社交关系再转移回到 Web2,这足以见得大部分用户真的很难离开传统社交平台。

Web3 虽然在近两年成功出圈,但是在「去中心化社交」层面,尝试者众多但成功者几乎没有。一方面固然因为社交赛道本身竞争激烈,想要成功很难。另一方面,仅仅用区块链技术和思维,可以完成底层架构上的创新,但却未必能用相同的机制,来组织和管理蜂拥而至的用户。

而如果不能像传统社交巨头一样「洞悉」人性,Web3 社交的难题,就依然无解。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51691.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