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us刷频背后 大众在期待什么样的去中心化社交?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92 0 0

刚过去的一周,许多人的朋友圈包括Twitter、Faceboo在内都在被一串公钥字母刷屏,其重要起因就是 Twitter 前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发推称,(2月1日)基于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的社交产品 Damus 和 Amethyst 已分别在苹果 App Store 和谷歌 Google Play Store 上线,同时网页端 snort.social 也正式开放。

Damus的助推者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推特上说,这是一个开放协议的里程碑(a milestone for open protocols…)。

Nostr协议:代码即自由(Code is free)

体现着“轻应用”的Damus基于Nostr协议,其Solgon为“The social network you control(你掌控的社交网络)”。对大多数用户而言,Damus是一款象征着自由、安全和抗审查的Web3社交软件。

Damus一经推出市场,便大受欢迎。根据nostr.io数据,自上线5天以来,Damus公钥地址数突破50万个(类比Twitter约等于50万新增账号),事件发送超过121万个,中继数量达289个。几日内,其用户数已经突破 72 万。

Damus为何如此大受欢迎?现有的社交应用已无法满足用户需求了吗?Damus大受欢迎背后,大众在期待什么?

要回答这一问题,归根究底要回到Nostr协议。Damus只是壳,Nostr协议才是内里。

Nostr协议是一个极简的社交协议,协议只有中继器(relay)和客户端(client)两种角色,其不依赖任何中心化服务器。中继器可以有任意多个,接受存储客户端上报的信息并依据客户端请求返回本地查询结果;客户端也可以有任意多个,存在用户的设备中,核心工作是签名与验证。客户端信息发布和传递由互不通信的中继器来完成。

Damus刷频背后 大众在期待什么样的去中心化社交?

这样的设计背后,体现着Nostr(Notes and Other Stuff Transmitted by Relays)协议的高度去中心化。

因而,为用户提存储与转发内容的中继器,被看作是这场潜在的社交网络革命的关键议题。

抗审查、安全而自由的社交

基于Nostr协议的理念和设计,信息的交流的特征:

  • 真正自由的社交。任何用户都可以零成本地通过创建公私钥的方式进入平台实现网络交流,而无需依赖特定的社交账号、邮箱或手机号。而当用户感受到来自他人的潜在威胁时,可以将私钥销毁,具备永久失去账户的控制权。

  • 信息获取和传输地自由。在信息传递的过程中,有价值的信息会被传播,被满足多数用户需求的且充分竞争的客户端和中继器将保留。而无价值的信息会逐渐沦为“垃圾场”,在其属于自己的客户端和中继器玩“独角游戏”。

  • 对抗权威的审查。由于Nostr协议不存在中心化服务器,实际上也不受协议背后的公司和团体监管,所以没有任何人和机构能够进行监管和审查,封号、禁言、删帖之类的Web2社交时代的现象将无从发生。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删除任何人的言论,每个人都可以自在地享受言论自由。

Web3时代,其倡导的精神内核是:用户自己掌控账户、数据以及一切潜在的价值。这种精神体现在Damus,便是充分的隐私保障、安全、自由、自主和抗审查。

从Nostr的早期测试人员来看,他们也都信奉着这样的理想。

杰克·多西除了在推特上大力推广之外,还资助了14枚比特币(约 24.5万美元)支持卡萨林研发基于Nostr协议的Damus。

在多西之外,还有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揭露美国“棱镜”计划的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 ,以及支持加密货币的美国参议员辛西娅·鲁米斯(Cynthia Lummis)。

在当前Web2时代,互联网社交之于公司,本质上追求的是商业上的成功,同时作为公司的主体具有接受监管和审查的义务,它负责的对象是股东等营利主体及所在地政府部门,而这一切都和充满理想的言论自由没有关系。

Damus的大受欢迎现象背后,体现的也许是经历了反垄断之年的互联网大众们,既痛恨于中心化机构对数据的滥用与侵犯,又无力脱离优秀的应用体验以及并无选择性的市场。于是,Damus的出现击中了大众的痛点。

和Web2互联网巨头不同,Web3的理想人士将社交还给代码。使用代码来保障自由的去中心化Nostr协议,可以说是大众对自由的向往催生出来的。

结语:朝向Web3的信念

在Damus,任何节点都可以组成为一个连接各方演讲的言论自由平台。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没有人能发现你在哪里,没有人能删除你的贴文,没有人能再禁止你发言或直接消除你的账号。这些看似理想的情景都在Damus实现了。

当然,Damus也并不是十全十美。创始人卡萨林也在思考Damus的不足。

一是泛滥的垃圾信息问题。在一次播客采访中,他称他最担心的问题或许会有泛滥的垃圾邮件。此外,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去那里发布信息,这也可能成为网络聚集的炮击点,一部分人并不想拥有这种疯狂、忙碌、狂野的交流方式。

二是去中心化社交平台的核心问题不是技术难题,而是社交困境。即社交平台如何形成用户的社交关系和社交图谱,这些才是一个人永久停留在社交平台的原因。理想的社交自由是一方面,但社交除了自由,还有和其他人的连接。Nostr虽实现了抗审查的中继器逻辑,却也带来了不确定性:消息从发布端到接收端有了一层割裂。

Damus 的出现带来的还有行业的意义及启示:

  • 在Web3时代,它或许为SocialFi 的发展提供新思路以及应用雏形(Damus具有闪电网络BTC支付功能);

  • 数据隐私化,用户所有权将是Web2.0 应用重要发展方向之一。

Damus如何发展,是它在“存活”层面思考的问题,但其背后所代表的自由、安全及抗审查的理念会一直延续下去。即便它最终无法成为下一个Facebook、微信,但它在人们的言论自由的理想信念层面下,已经走出了一大步。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53335.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