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军备战升级 微软借ChatGPT弯道挑战谷歌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47 0 0

一个小小的错误,市值蒸发千亿美元。投资者对谷歌是有多紧张?

AI军备战升级 微软借ChatGPT弯道挑战谷歌

产品翻车蒸发千亿

谷歌股价周三收盘暴跌7.4%,市值蒸发了1000亿美元,成为当天股价表现最差的科技公司。而导致谷歌股价大跌的直接原因竟然是,这家搜索巨头刚刚发布的AI聊天工具Bard在产品演示中出现了一个信息错误。

AI军备战升级 微软借ChatGPT弯道挑战谷歌

谷歌在巴黎进行的产品展示中,Bard被要求向一个九岁孩子解释韦伯天文望远镜的天文发现。Bard在回答中提到,韦伯望远镜最早拍到了太阳系以外的行星图像。但是,天文爱好者们很快指出,这实际上却是2004年由欧洲极大望远镜(VLT)率先实现的,Bard实际上给出了错误回答。

关注谷歌的科技爱好者们很快对Bard的信息整合能力提出了质疑。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教授哈里森(ChrisHarrison)在推上写道,“谷歌就不能在发布产品视频之前检查一遍吗?”遭遇尴尬之后,谷歌随后删除了YouTube上的这段产品展示视频,但推特上依然保留着。但Bard翻车的消息却很快传开,并且立即影响到了谷歌股价走势。

谷歌发言人试图从另一个角度淡化这个事故,“这个错误表明严格测试过程的重要性,谷歌会在本周开始可信测试者(Trusted Tester)项目,将内部测试结果和外部反馈结合,确保Bard达到质量、安全以及现实信息的高标准。”

核心业务面临危机

投资者为何对谷歌一个新产品的小纰漏如此神经紧张?谷歌发布这段产品视频,是为了展示基于对话的AI工具Bard将如何给搜索业务带来新的体验。或许外界真正担心的不是Bard,而是谷歌最核心的业务——搜索引擎业务的未来前景。谷歌在搜索市场曾经被认为不可撼动的主导份额,因为生成式AI的横空出世,头一次面临着挑战和质疑。在AI新时代,谷歌还能守住搜索业务的王者地位吗?

Bard其实并不是谷歌着急上马的项目,这个AI工具是基于谷歌在2021年I/O大会发布的大模型LaMDA(对话应用语言模式)打造,已在谷歌内部研发了数年时间。从两年前发布之初,业界就一直在讨论LaMDA能否在未来取代搜索引擎的问题。Bard将先进行小规模专业用户评测,随后在未来数周提供给公众测试。

搜索是谷歌的自家园地。自从1998年上线以来,谷歌在搜索引擎领域就是无敌的存在,并且逐渐确立了牢不可破的地位。虽然十多年前也曾遭遇雅虎和微软的挑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谷歌目前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九成,而且还在持续增长。除了中国、俄罗斯等极少数市场之外,谷歌几乎主导了全球所有的搜索市场。

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谷歌全球搜索引擎市场的份额高达92.9%,而必应只有3.03%。而在美国市场,谷歌份额也高达88.11%,必应只有6.67%。过去十年间,谷歌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从81%增长到88%,而原先的第二和第三位必应与雅虎则日益萎缩,必应部门在微软内部的权重也是不断下滑。

虽然谷歌不断拓展自己的业务边界,从搜索到移动平台到云服务,推动自己的营收多元化,但搜索业务始终是谷歌最核心的现金牛,也是谷歌持续投入研发创新的资金来源。2021财年财报显示,谷歌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依然高达81%。

或许两个月前,都不会有多少人会想到,谷歌在搜索领域的绝对主导地位居然还会面临新挑战。但ChatGPT的横空出世和微软的及时跟进,却让谷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竞争压力,而这场竞争的成败则关系到谷歌的未来。

对话工具横空出世

去年11月,创业公司OpenAI推出面向大众公测的AI对话工具ChatGPT,很快就成为全球科技行业的关注焦点。几乎每一天,ChatGPT在媒体财经、协同工作、教育学术等诸多细分领域的落地应用,都会成为社交网络和科技媒体的关注焦点。

尽管ChatGPT只是一个基于文本的对话聊天机器人,但其却给用户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人工智能体验,也带来了诸多领域的落地应用前景。瑞士银行分析师上周表示,ChatGPT很快就将达到1亿月活用户,打破TikTok保持的用户破亿增长速度。

有趣的是,在ChatGPT上线前两周,社交网络巨头Meta也推出了自己的聊天机器人;在ChatGPT上线后不久,谷歌在去年年底推出了类似产品Chat.google.com,但这两大巨头的AI产品却并没有引起行业的足够关注,与ChatGPT的万众瞩目的顶流待遇有着天壤之别。

Meta首席人工智能专家勒昆(Yann Lecun)在推特上对此感慨说,市场对科技巨头及小创业公司有着完全不同的接受标准。他认为,目前AI行业并没有迎来真正的技术突破,ChatGPT没有带来任何颠覆性的新技术,OpenAI也没有发布过具有行业影响力的AI论文,只是提供了更为用户喜欢的展现形式。但他的这一评价被很多科技爱好者嘲讽为“酸柠檬”。

去年年底ChatGPT刚刚发布的时候,谷歌CEO皮查伊和AI项目负责人迪恩(Jeff Dean)似乎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迪恩去年12月在内部会议上表示,虽然谷歌也有类似的AI工具,但目前技术还不成熟,如果过于仓促推出产品,可能会影响谷歌的声誉,因为用户非常相信谷歌提供的信息。

Bard在产品展示上的错误似乎验证了迪恩的判断,但谷歌或许已经耽误不起了。老对手微软越来越深入地将ChatGPT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意图对谷歌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发起新一波挑战。如果再不推出Bard,无疑会动摇投资者对谷歌前景的信心。

AI军备战升级 微软借ChatGPT弯道挑战谷歌

微软投资弯道追赶

ChatGPT的横空出世不仅让OpenAI成为行业最热创业公司,估值飙升到300亿美元,也给沉寂多年的搜索引擎领域注入了新的竞争变量,让另一家搜索服务商微软看到了弯道超车挑战谷歌的新希望:加入AI的搜索体验能否挑战谷歌无可撼动的行业霸主地位?

造成投资者周三紧张抛售谷歌的另一个背景是,微软周二在总部西雅图召开发布会,宣布与人工智能创业公司OpenAI合作,将后者的ChatGPT对话工具引入旗下必应搜索引擎和Edge网络浏览器。用户在搜索时可以得到如同人类对话自然般的信息,而不再是以往简单提供诸多链接。

微软CEO纳德拉(Satya Nadella)更在发布会上意气风发地宣战谷歌,“竞争从今天正式开始”。微软会借助ChatGPT背后的人工智能技术颠覆网络搜索体验。在纳德拉看来,ChatGPT的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理解能力不仅会重塑网络搜索体验,还会改变几乎所有的软件体验。“这项技术会极大重塑我们所知道的每一个软件领域。”此前微软就已经将ChatGPT整合到了协作软件Teams之中。

纳德拉甚至宣布,微软可以接受搜索业务不盈利,要以此冲击谷歌核心搜索业务的高利润率。微软的确有底气暂时放弃搜索营收,因为这家巨头的营收主要来自于软件与服务,搜索业务的营收占比只有个位数,但搜索业务却是谷歌的主要营收来源。

ChatGPT加持的必应能否真正给谷歌搜索带来冲击?至少微软在这一波获得了足够的热度。Data.Ai的统计数据显示,微软发布AI加持的新必应之后,必应在全球的下载量猛增了十倍。当然这也有比较基数太低的原因,毕竟此前必应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小众的产品,市场份额只有3%。

企业软件与云服务巨头微软很早就看到了OpenAI的行业颠覆潜力。2019年7月,微软就向这家创业公司投资了10亿美元,成为OpenAI最重要的战略投资者。这10亿美元投资,既包括了现金投资部分,也包括了Azure云服务的折抵价值。微软因此成为OpenAI背后的基础架构独家服务商。2021年,微软又对OpenAI进行了第二笔投资。将OpenAI牢牢绑定在自己的平台上,成为微软与谷歌竞争的最强竞争力。

而在OpenAI的最新一轮融资中,微软再次跟进投资,宣布向OpenAI继续投资数十亿美元(有报道称微软的投资规模至多会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这或许是微软公司历史上以来最成功的一笔战略投资。微软所得到的远不止是投资回报,更是一个弯道超车谷歌的机遇。

军备竞赛全面升级

微软能否借ChatGPT实现弯道追赶谷歌搜索?市场分析师们给出了不同的看法。Triple D Trading分析师兼创始人迪克(Dennis Dick)认为,谷歌因为Bard发布展示的小错误导致股价暴跌,这表明所有人都期待着谷歌和微软在AI搜索领域的全面竞争。

摩根士丹利关注谷歌的分析师诺瓦克(Brian Nowak)则给出了更多悲观的看法。他在投资报告中认为,用户可能会越来越习惯使用ChatGPT的语言对话模型,这可能会侵蚀谷歌的市场份额,摧毁谷歌作为用户网络流量入口的地位。

但诺瓦克并不认为谷歌会就此败退。他相信谷歌能够推出和改善自己的LaMDA自然语言对话模型,提供与ChatGPT竞争的Bard产品体验,改善自己的搜索体验。两家巨头的搜索竞争将会日益激烈。此外,目前ChatGPT的内容还是基于2021年之前的数据进行的训练,因此无法回答2022年之后的信息问题,微软需要尽快帮助OpenAI完成更新数据训练。

Wedbush分析师艾维斯(Dan Ives)认为,科技巨头们正在展开AI军备竞赛,微软对OpenAI的投资能够极大增强他们与谷歌的竞争力,这不仅仅是在搜索领域,未来还会拓展到其他软件与服务领域。

微软的野心当然不仅限于搜索。根据CNBC报道,微软计划随后推出软件服务,帮助大客户(企业、学校、政府等等)创建属于他们的定制化ChatGPT,允许用户上传自己的数据进行训练,并选择自己的对话机器人语音,从而将生成式AI技术落地到每一个细分产品领域。微软的这一雄心也将帮助OpenAI确立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据OpenAI CEO阿特曼(SamAltman)透露,ChatGPT每一次对话的成本都在几美分,而服务上亿用户的每月维护成本需要几百万美元。

两百亿美元买路费

当然谷歌也不会坐视微软凭借ChatGPT赶超自己和争夺用户。在发布Bard之后,谷歌CEO皮查伊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谷歌很快会向开发者和企业用户推出测试API,让他们接入使用谷歌的LaMDA技术。

瑞士银行在投资报告中认为,谷歌需要掌控自己的产品步伐。如果产品发布过于仓促,产品体验不够成熟,可能会损害产品声誉,可能会影响搜索广告营收,可能会增加服务成本。但如果行动过慢的话,投资者就会担心微软在搜索领域扩大市场份额。

美国银行则更加看好谷歌,虽然微软最近整合ChatGPT的产品战略更加,但谷歌也作出了足够的反应。而且谷歌搜索在产品与分销方面拥有更大的优势,拥有更高质量的数据,这可能会帮助他们在搜索领域得到更优质的AI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凭借着Android操作系统的先天优势,谷歌依然在搜索市场移动端占据着无可动摇的主导地位。谷歌每年都要向苹果支付上百亿美元,成为iOS的默认搜索引擎。根据Bernstein的分析师预计,去年谷歌向苹果支付了180亿-220亿美元,而今年的“买路费”可能高达250亿美元。

来源:元宇宙之心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5637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