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Suji:Web3 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革命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34 0 0
对话 Suji:Web3 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革命

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横亘周期,跨越牛熊,成为一个项目、一个人身上独特的印记?

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不是物理意义上的货币或者保值的产品,更是精神世界的价值冲击。

对于 Mask Network 的创始人 Suji 来说,这种价值,或许是革命与自由。

最近,深潮 TechFlow 对话 Suji,尝试走入他的奇幻世界。无论是之前求真求实的媒体经历,还是后期不顾回报的基金与捐赠,以及敢说敢想敢做的人生态度,Suji 的每一步路都像一场酣畅淋漓的丛林探险,危险,又有着迷人的神秘。

深潮 Techflow:方便跟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入圈 Web3 的?

Suji:我是 Suji,Mask 的创始人,除去大家都广为人知的这个 title,我还干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我之前做过很多媒体相关的事情,也做了很多 Public Good 的公共项目,也做了很多 DAO,现在也有自己的投资基金。

其实 Web3 这个词之前没有出现,直到 17 年的时候 Crypto 圈子的人才开始讨论 Web3。我大概从 14、15 年的时候开始买比特币,那时候淘宝上可以直接用人民币买,也有一些上古时代的一些群,可以直接问商家怎么买,他说你给我钱帮你买,发给你。我 17 岁的时候知道比特币,18 岁的时候开始买比特币。14 年 、15 年分别在中国和美国购买,中国是用人民币买,美国是用美元买。

2017 年,我 21 岁辍学创业,当时跟以太坊社区、以太坊基金,包括很多 OG 都有接触。

深潮 Techflow:在入圈之前,你曾经在好奇心日报和财新工作过,你觉得之前的媒体经历给了你什么样的改变,或者说带给了你什么样的痕迹?

Suji:媒体都讲求真、求实。我经历过几家媒体。第一个是好奇心日报,后来关站了。李建鹏原来也是一财的主编,我跟他交流不多,我跟他们几个副主编二把手关系挺好,到现在都还有联系。

后面也跟财新合作过,我不是财新的全职记者,但是我一直在帮他们供稿,包括兼职做很多项目。我做过最大的一个项目是当时跟财新合作,进了福岛的核电站,进行了一手的资料收集和报道。

深潮 Techflow:提起 Suji,人们会有很多记忆深刻的标签,“大学辍学”、“反996”、“女装程序员”,你觉得真正的 Suji 是有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和追求的?

Suji当前大部分的问题是由于中介造成的、由于买卖造成的,不是因为人民群众不努力造成的,因为有太多 Middle Bank 的风险,不光是科技行业,比如地缘政治的问题中国跟美国不能合作,中国跟美国合作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大部分的问题是两个原因,第一是生产力不够发达,第二是生产力明明可以更发达,但因为中介的存在,生产力得不到发展。

互联网作为数字化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互联网并没有去中介力量,但互联网让中介集中化,互联网数字化系统边际成本、边际效率很高,一次性的把人类社会上所有的中介进行集中。比如过去每个政府都要 3、4 个窗口办事,现在直接整改为一个微信小程序,甚至国务院都做了小程序,它把人类意识上的一切中介都集中起来了,这是数字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个优点。

过去 50 年人类最大的问题是数字化。未来 50 年去中心化也是一个大问题,数字化把人类的中介聚集在一起后,因为国家的运营商有三个,国家的网络监管部门有两个,国家的社交网络有两三个,这些东西聚集在一起后的目的是进行世纪场的总决战,把中介全部消灭掉,这就是去中心化的大宗旨

深潮 Techflow:去中心化或去中介化后,会有效率或实际应用中的问题吗?

Suji:关于效率的问题,大家认为区块链转账时间很慢,用中心化系统转账很快是正确的。理论上用一个银行数据库转账和重要资金到账再到区块链最起码需要几秒到 30 秒,但因为世界上有美国政府、中国政府,所以永远不可能在毫秒到账,因此去中心化并没有减慢效率,在中心化的时候已经有机构在拖后腿

数字化做的事情是通过过去 50 年把中介都集中在极少数的最大数字买卖手里,集中之后就会发现这个目标,金融行业过度集中是因为华尔街的事情,所以才会有  Web3。中国社交和文娱过度集中,仅有腾讯一家公司,电商可能是阿里,而美国是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占到前几,过分集中后大家会说:我靠,这事我也会干。但是说真的,这事真的很难吗?当然不容易,但是一个马斯克跳进去裁了一帮人也没有爆炸,服务器也没有卡住。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去中心化地做?

总而言之,我们做去中心化时还没有一个马斯克在里面乱搞,因此去中心化相对具有优势,但当中心化时会有一个机构或者一个组织在中心化里最具有利益诱惑的位置很不爽,就会出现打压,就要干你。

如果世界上没有大国政府很多破事,转账则会很方便。假如 Facebook 每年将所赚取的资金 80% 捐给互联网的开源组织,Facebook 效率会提升很多。

深潮 Techflow:在你的日常叙事中,WEB3 常常与“革命”二字一起出现,你眼中的 WEB3 革命主要指什么?

Suji:我前两天有和一档播客一起做了一个节目,它里面的革命讲得非常清楚,推荐给大家,我甚至觉得这个节目能发出来就已经很神奇了。https://twitter.com/dov_wo/status/1610574518342520833?s=46&t=vtJsqkybaNgCIMPwVYJVLw

我认为革命就是革命,没有什么叫革命,因为革命是中国人跟美国人或大部分主权国家的人在历史上,在爷爷辈的人都经历过革命,无非就是反帝反封建反侵略者和抗击纳粹,无论如何都发生过革命,革命是很简单的东西,但因为大家不承认是革命,所以编出很多理论说革命的价值在哪里,这没有什么价值!革命还需要解释什么价值?不要告诉我这是什么商业的东西,要去里面找什么价值捕获,在我看来 WEB3 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革命

深潮 Techflow:FTX 爆雷后,你表示正为 FTX 亚洲受损用户牵头组建法律援助社区 FixDAO,帮助受损投资者维权,为什么想要来做这件事,目前进展如何?

Suji:主要是由于有很多人受害,Mask 已经将所有的合规流程进行了梳理,并和包括美国的交易所、监管所、律师所在内等多方沟通。很多受害者十分倒霉,特别是东南亚的一些用户、大中华区和韩国用户是 FTX 中较大的受害者,但也没办法保证这些用户的权益,大家担心会不会先还美国人的钱。我可以接受每个子公司进行清算,但是外国人先跑路,中国人不能跑路十分扯淡,因此需要做去中心化,去中心化仍有很大的潜力,很多的绿色资源方很难在传统框架下协作

我们牵头去提一些想法,得到了社区的反馈,很多社区的志愿者也是很多项目方的法律顾问,或者高管也在帮我们,我们只是比较幸运占了名头较大的律所。当前资金追回的进展需要花费需要较长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发现更多被遗忘的资产追回的可能。尽量召回亚洲地区受损者人员进入债券委员会或经常与债券委员会中的人共同沟通,保持联系。

深潮 Techflow:对于 2023 年,你有着怎样的预测和期待?

Suji:我觉得还是要关注一些大的话题,不要关注小的话题,关注大的话题是因为很多人正在关注实际应用,但其实对技术上底层突破的关注比较有意义。

深潮 Techflow:在你看来,马斯克接手后的推特变得更好还是更差了?

Suji:我觉得马克斯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不管变好还是变差,都是完成了生产力跟生产资料的完全集中。因为不集中就是一个小农村集体,是一个手工业经济体,工厂主可以是好人也可以是坏人。完成集中之后,接下来就是社会制度的变革再分配。过去不集中的时候,大家感受不到原来是集中制的东西,马克斯实际什么都没干,只是干了推特过去一直在干的事情,包括删帖、裁员、审核跟政府广告热线,只是马斯克干得更快而已。

只有把这东西集中的暴露给民众,民众反应就是 WTF?这个时候,马斯克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至于到底干得好干得不好,我倾向于认为说只要完成他的历史使命后,剩下的就会有人去在里面寻找到取代社交的机会,不是取代推特,而是取代社交的统一的协议坑位的机会。

深潮 Techflow:关于 Mask,外界会有一种评价,认为 Mask 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运气以及叙事,比如 Token Launch 的时间点比较好,名字和马斯克相似、早早捆绑了推特和 WEB3 的叙事概念…… 毕竟在加密世界,Timing 尤其重要。你如何看待这种质疑?在你看来,你和 Mask 做对了哪些事情?

Suji:我 19 年的时候当时是公开做的改革,任何人都可以跟提出全球化学网络需要这样做那样做的建议。但当时 WEB3 的圈子,包括整个创业圈太浮躁了,都想着做供应链、做 IEO、做乱七八糟的东西。愿意沉下来跟推特聊聊,从开始一直在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对于市面上的质疑没有必要做出回应,我们很早就公开说任何人都可以做去中心化推特,但认真在做的公司非常少,大家十分浮躁。

深潮 Techflow:大家常常说 Mask Network 是 Web3 小腾讯,同时 Mask Network 生态投资基金 Bonfire Union 也号称要做 WEB3 腾讯战投,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一篇文章《腾讯没有梦想》,核心观点是“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那么同样,现在的 Mask Network 似乎更多也是以投资机构的形象出现,Mask 失去了梦想了么?

Suji:《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之所以发布,是因为多年前有一篇文章是汪小凡当时的计算机世界杂志写的狗日的腾讯,但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们宁愿选择去帮助别人,我们应该是说,当我看到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不想去抄,去市场做一样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捐款,我们上个季度捐了 20 万美元给一个项目,还做了一个创业奖金给一堆辍学的人,但如果不给我们(回报)也不会有任何的法律问题,甚至直接可以在里面说我不想给,就送钱。现在在历史上没有找到任何一家这样的公司,所以我们只能借一下腾讯的名字,说跟腾讯很像。但实际上跟腾讯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有很多大量的投资或捐赠,我们其实已经超越腾讯了。

最新动态:2 月 7 日,Mask Network 宣布已向伊利诺伊大学吉斯商学院的区块链倡议基金捐赠了 3.3 万枚 MASK(约 14 万美元)。

深潮 Techflow:在投资这件事上,与其他 Token Fund/交易所基金/传统美元基金 相比, Bonfire Union 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有无让你们感到自豪的投资案例?

Suji投资特点就是支持开放规划,一切满足价值观的都想支持。资金的核心竞争力是作为一个开放互联网的革命基金,投资目的是为了革命,顺便给财务投资人一些回报,但是革命基金总体就是为了革命而进行的革命投资,现在市面上没有一个组织会说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革命,我明确地说我目的是为了革命属于竞争力。

如果想明白的话是非常大的竞争力,我觉得今天可能说这句话的人不超过5个。相当于在这笔基金的概念上,可能会更有冲击力一些,同时钱对于这笔基金的价值没有革命对这笔基金的价值更加重要。目前有投出的较好的案例有 0xScope、YGG 等等。

深潮 Techflow:你曾经在多个场合谈到社交乐高(Social Lego),你为什么认为基于开源协议的可组合性社交会有广阔的未来?

Suji:软件自由,选择也自由。如果说软件没有自由,社交没有自由,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反乌托邦社会,这是我比较在意、比较担心的。

深潮 Techflow:知名投资人朱啸虎认为,“Facebook 之前的社交网站都挂了,社交网站要想成功首先要上网人群达到引爆点,20% 人口上网,Web3 月活用户达到 10 亿前任何 SocialFi 应用都将是先烈”,你如何评价该观点?

Suji我觉得朱啸虎不懂社交,传统股权投资投的都是社交,且他年轻的时候没有在美国长期生活过。Facebook 当时其实进别的国家市场,包括进很多地方的时候都经历了非常多的战役,进入欧洲、日韩等市场时都花了一定精力把当地市场干死。二级市场这些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本身这件事能做很久,在 Facebook 之前也有收购 Instagram,把广义的社交定义成博客模式的论断听听就可以了,如果创业者做啥都要听投资人的,资本就差不多可以倒闭了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65137.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