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从元宇宙跌落现实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39 0 0

继去年11月裁员1.1万人后,Meta正计划进行新一轮裁员。从改名之时的雄心勃勃到现在的一落千丈,与CEO扎克伯格钟情元宇宙似乎脱不了干系。眼下,其他硅谷互联网巨头先后斥巨资加入AI热潮,Meta的ChatGPT探索之路却又受到阻碍。困境中的扎克伯格,又该如何应对“虚拟”与“现实”的两难之选?

新一轮裁员

2月13日,据金融时报报道,Facebook母公司Meta已推迟敲定多个团队的预算,同时准备进行新一轮裁员。

两名熟悉情况的Meta员工表示,最近几周,该公司的预算或未来员工人数一直不明朗。通常情况下,年度预算到目前为止应该已经敲定,但现在看来显然仍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员工们抱怨称,由于经理们无法规划他们未来的工作量,所以现在什么也干不成。“通常需要几天时间就能签署的项目和决定,现在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一位员工表示: “说实话,这里仍然一团糟。”

报道称,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效率年”遏制成本的计划,导致这家社交媒体公司陷入混乱。有Meta员工透露,公司目前正在进行员工的绩效评估,预计3月份左右将进一步裁员。

这距离Meta上一轮裁员还不到3个月。去年11月,该公司裁掉了大约1.1万名雇员,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3%,是该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报道指出,裁员消息的不确定性导致公司的士气低落,这进一步对业务产生了影响。此前Meta发布的2022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公司营收321.65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4%;净利润46.52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55%。从全年来看,2022年Meta总营收1166.09亿美元,较2021年下降1%;净利润232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1%。

除了Meta,美国 “大厂”的裁员潮还在继续。亚马逊从1月18日开始启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预计波及全球1.8万名员工。一周后,该公司又启动第二波裁员,它在美国纽约、加州和华盛顿州三个州裁员3000多人。

微软也计划裁员约5%,即约1.1万个职位,此次裁员将涉及人力资源部门和工程部门的部分职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认为,这只是美国科技公司裁员的冰山一角,未来可能还有更为严峻的挑战。有分析师表示,科技股面临的压力还没有结束。相对于历史市盈率,科技股仍有下行空间。股价下跌已将估值拉低至近年来难以想象的低谷,在许多方面,科技股泡沫已经破裂。

基本盘不稳

自2021年9月以来,Meta股价从384.33美元的历史高点一路走低。2022年全年,Meta股价跌幅达到64%,区间最大跌幅接近80%,在美国大型科技企业里表现最差,扎克伯格本人也由此成为过去一年里损失财富最多的美国富豪。

在此前的财报电话会上,扎克伯格表示,公司发展太慢,并且人员过于臃肿,他把2023年称为“效率年”,并决定要削减中间管理人员和表现不佳的项目。据了解,Meta公司正在要求经理和主管过渡到更注重个人贡献的基层岗位上,否则就要“离职”,这一过渡过程在内部被称为“扁平化”。

而从主营业务来看,Meta的广告业务基本盘遭遇到了严峻挑战。Meta在财报中坦陈,2022年公司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来自广告业务。但与2021年相比,公司2022年的广告收入减少了12.9亿美元,主要是每条广告的平均价格下降,尽管投放广告数量的增加部分抵消了这一影响。据其测算,2022年,Meta每条广告的平均价格下降了16%,2021年度则增长了24%。

彭博社分析师认为,TikTok在2022年的广告收入将接近120亿美元,相比2021年同期(38.8亿美元)增幅达到300%。对比看,Meta 2022年广告收入为1136.4亿美元,同比下滑1%。因此,TikTok广告业务的突飞猛进要让不少投资者担心Meta基本盘的稳定问题,尤其是在品牌主广告预算收紧的大趋势下。

事实上,Meta对这方面的担忧一直存在,但似乎又无能为力,这也是公司着急向元宇宙转型的一个主要原因。不过,“all in”元宇宙之后,Meta并没有让人看到清晰的转型路径,反而深陷巨亏的泥潭。

掉队ChatGPT

眼下,Meta大力押注的元宇宙业务仍在持续烧钱。财报显示,Meta元宇宙部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2022年第四季度营收7.27亿美元,同比下降17.1%;报告期内亏损42.79亿美元。该部门2022年共亏损137.17亿美元,较2021年亏损扩大34.57%。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表示,元宇宙的发展是一个漫长、逐步迭代、持续扩展边界的过程。从元宇宙概念爆红开始,市场就非常期待落地,希望出现一个代表性的应用让用户全面进入元宇宙,甚至短期内就产生巨大的产业价值。但实际上目前仍然是元宇宙发展的“奠基期”,不太可能在未来一两年之内就看到非常成功的元宇宙产品。

而对于Meta来说,于佳宁认为,市场本给予了高调布局元宇宙的Meta极高的厚望,但在另一层面,VR设备仅仅只是元宇宙的入口,元宇宙的应用还在不断探寻和发展中,它的爆发将取决于其他信息技术的发展和融合创新,是一个相对比较长期的旅程。

元宇宙不给力,Meta对AI的探索之路也受到阻碍。事实上,在ChatGPT上线之前,由Meta开发的AI语言大模型Galactica曾短暂上线过,旨在运用机器学习来“梳理科学信息”,结果却大量散布了错误信息,仅48小时,Meta AI团队火速暂停了演示。

媒体分析称,就在Meta因Galactica的失败而一蹶不振后,其他硅谷互联网巨头则先后斥巨资加入这场“生成式AI”热潮中,让Meta追赶乏力。

不过,Meta的基础业务状况似乎正在改善。在本月发布的财报中,Meta第四季度广告营收总体表现稳健,元宇宙业务营收也优于华尔街预期;Meta还宣布将进行4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同时下调2023年度的费用和资本支出预期。

2月2日,也就是财报发布次日,Meta在“营收超预期”和巨额回购的双重利好下大涨23%,创十年来最佳单日表现。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70962.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