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76 0 0

作者:郭全中为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肖璇为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

当元宇宙概念的多米诺骨牌被悄然推倒,现实世界似乎被撕开一道口子,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事物,其中就包括「数字藏品」。

自2021年以来,数字藏品已成为火爆全球的现象级话题。一批又一批紧跟时代潮流的先行者尝试购买和拥有数字资产,从最初的加密收藏品迅速拓展到更多应用领域,包括头像、图片、画作、游戏道具、虚拟地产以及音乐专辑等等。

从艺术到整个虚拟世界,数字藏品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时代节点的“引爆器”。

2021年,NFT元年

数字藏品的概念来源于国外大热的NFT。2021年3月,英国佳士得拍卖行举办的数字艺术品拍卖会上,加密艺术家Beeper的一幅画作NFT《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00万美元的拍卖价格成交,随后该领域备受人们关注,风光无限。

据柯林斯统计,在2021年一年的时间里,NFT一词击败包括“元宇宙”、“混合办公”、“疫苗”等在内的一系列候选者,当选为《柯林斯词典》2021年度词汇。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NFT市场规模已经至少达到2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00亿元。

要了解NFT(非同质化代币)的火爆,首先需要从其概念入手。所谓非同质化代币,特征为完全独特且唯一,并且不能分割、彼此之间不能自由交换。与IP天然适配,NFT可以被应用于游戏、音乐、图像、盲盒、艺术品在内的一切数字化载体。

2021年5月,Gucci发布了他们的首款数字虚拟运动鞋:Gucci Virtual 25。这双鞋不能转售,只能在线上世界穿,买了之后可以在虚拟世界“穿”上它拍照或录制小视频,然后分享出去。

2021年7月,可口可乐和数字可穿戴设备设计平台Tafi,联合推出了NFT数字藏品,这组名叫Coca-Cola Friendship Box的作品包含四个稀有的单版动态NFT,和一个隐藏惊喜。

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2021年11月23日,央视动漫联合第三方支付平台发行了两款3D数字藏品,分别是国漫的经典形象——小龙女和哪吒,两款产品在开售后不久就被抢购一空。

这些数字藏品由于具有唯一性,具有历史纪念意义,而且可视化,所以在未来是否具有价值,是否可以拍卖或者转赠,传承收藏等等,一切都具有无限想象的可能性。

我国数字藏品与海外NFT有本质区别。一是在金融属性方面,我国数字藏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对特定内容生成的数字凭证,更强调收藏价值与功能,弱化金融属性,不能用于二级交易;NFT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通证,具有金融属性,可以用于交易。二是在发行模式方面,我国数字藏品交易均使用人民币,不得发行通证,交易平台不得出现“交易所”字样,严厉打击二级交易;海外NFT通常被视为证券进行管理,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为代表的海外机构正在关注NFT可能会被用于不受监管的证券通证发行。三是在技术和数据处理方面,我国数字藏品采取的是联盟链的路线;海外NFT采取的路线以以太坊公链为主,以各交易平台为主要行动主体。四是在用户权利方面,我国数字藏品用户仅具有观赏、学习等非商业性权益,少数可在规定条件下进行转赠,不能进行二次交易,购买无法获得所有权;海外NFT用户可对自己的NFT商品进行交易、转让等商业行为,购买获得所有权。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数字藏品(NFT)市场也迎来了爆发式发展,各式各样的数字藏品(NFT)竞相上线,年轻化的体验方式和价值审美吸引着以“Z世代”为主的消费群体,推动着数字化文化的创新性发展。但整体上而言,社会对于数字藏品(NFT)市场和业务的发展存在着不同的声音,这就需要在客观分析我国数字藏品(NFT)发展现状的基础上,正确看待数字藏品(NFT)的价值,并尽可能规避数字藏品(NFT)的潜在风险。

我国数字藏品市场处于高速增长的早期阶段

第一,我国数字藏品市场已经具备一定规模。我国数字藏品(NFT)市场的发展稍晚于海外市场,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近两年发展迅速。中国科学网发布的《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NFT)市场分析总结》显示,中国数字藏品的发行平台多达38家,各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发售物品数量约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元。而根据月狐数据发布的《2022数字藏品APP研究报告》,2022年7月移动端数字藏品开发数量达58个,我国已拥有超700家数字藏品平台,基本布局在小程序、网页及移动应用端上,已渗透到艺术、文化、音乐、旅游等多领域,数字藏品平台数量持续增加且覆盖范围扩大。

第二,我国数字藏品采取的区块链技术有两类。一类是联盟链,以蚂蚁链的鲸探和至信链的幻核为代表,该类平台注重合规管理,不可转卖,且并未开放私人创作;另一类是以NFT中国(NFTCN)为代表的垂直交易市场平台,采用以太坊侧链,以定价、拍卖、盲盒等多种模式发行数字藏品,且开放创作权限。

第三,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类型丰富。一是以灵境·人民艺术馆、新华数藏等为主的具有央媒背景的平台,约为7个;二是以虚猕数藏、唯一艺术等为主的具有国资背景的平台,有20余个;三是以阿里拍卖、鲸探、灵稀等为主的具有上市公司背景的平台,大约25个;四是以千寻数藏、乾坤数藏等为主的其他平台。

第四,数字藏品产业链初具雏形。根据数字藏品(NFT)的特点,数字藏品(NFT)行业产业链可以分为基础设施层、项目创作层和衍生应用层。在基础设施层,主要是指为数字藏品(NFT)提供区块链、存储等基础技术服务的企业,如提供联盟链的阿里巴巴“蚂蚁链”、百度“超级链”、腾讯“至信链”等,以互联网平台企业为主要参与对象,为数字藏品(NFT)生态提供安全性保障。在项目创作层,主要包括拥有基础设施的互联网主流企业、数字内容公司和开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游戏或元宇宙社交应用公司三大类企业,仅支持该三类企业或其签约艺术家发行藏品,不允许个人自行铸造。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国国内第一家数字藏品平台——腾讯旗下的幻核于2022年8月16日上午发布公告称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数字藏品的用户,皆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幻核的停摆或多或少反映了我国数字藏品市场在严监管政策下的退潮行情。与此同时,钛媒体APP发现,自2022年7月以来,与国资背景有关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超过6家,“国家队”布局步调加快,我国数字藏品市场或将迎来重大变化。

三、数字藏品(NFT)产业蕴藏着巨大的新价值

数字藏品(NFT)不仅是元宇宙落地的关键,而且能够促进文化数字化转型,以及赋能实体经济,有着巨大的新价值。

数字藏品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所拥有的的创造空间也是巨大的。

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将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数字空间场景摆到了大众面前,以传递一种信息:虚拟现实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人类生活的主要模式,其所发挥的功能远不止娱乐或是收藏。

这种赛博生活方式看起来很遥远,但根据威利·胡(Willy Woo)搭建的预测模型:到2025年,数字资产的用户数量可能会达到10亿人(相当于2005年的互联网用户数量),互联网渗透率将超过20%。这将使得数字资产有望正式跨越鸿沟,进入早期大众阶段。

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图 | 网络公开资料

值得一提的是,数字藏品要形成虚拟世界的口碑效应和影响力,需要遵循以下四大基本特征:

一、独特的纪念意义。对企业来说,数字藏品的发行需要有独特的纪念意义,而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二、发行方的权威性或者行业内的领先地位。类似于央行在特殊节点发行纪念币,发行方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自身品牌具有高度的知名度和被接受度,其发行的数字藏品更容易被认可。

三、稀缺性。从目前来看,一套数字藏品往往不会超过1万件,稀缺性是价值的要素之一。

四、数字藏品本身的价值。藏品的艺术性、设计感或者大师价值的附加,让藏品本身具有可观赏性、珍贵性。

四、数字藏品(NFT)行业的风险与未来展望

数字藏品(NFT)作为新生事物,面临着政策风险、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等,而其未来将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以真正助力元宇宙的落地。

(一)数字藏品(NFT)行业存在诸多风险

第一,政策风险。从产业监管方面看,我国国内对于区块链相关的监管主要由三方构成:一是工信部,主要负责区块链标准体系的构建;二是网信办,主要负责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内容审查等工作;三是央行,主要防止通过虚拟货币进行金融领域投机及ICO等违法行为,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发展。目前,我国数字藏品(NFT)合规监管的重点主要聚焦在资质准入、发行模式、技术与数据处理和宣传营销等方面,“弱金融属性”的基调已经奠定。

2021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其中明确了虚拟货币和相关业务活动的本质属性,并构建多维度、多层次的风险防范和处置体系。2022年2月,我国银保监会发布文件《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其中强调一些不法分子蹭热点,以“元宇宙投资项目”“元宇宙链游”等名目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并对有关手法和风险进行提示。同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和倡议》,其中指出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并提出6条行为需自觉遵守。由此可见,我国国内正在逐步完善数字藏品(NFT)相关政策,且日趋严格。对数字藏品(NFT)可能产生或已经产生的金融风险进行严格防范与打击,能有效规避数字藏品(NFT)所造成的金融风险,但也会压缩其投资价值与空间,降低了数字藏品(NFT)市场天花板。此外,数字藏品(NFT)在监管层面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风险,如数字藏品(NFT)的原创性尚未有保障,内部仍存在确权问题等。

第二,技术风险。2022年4月,我国著名艺人周杰伦的一件市面价值300余万元的“无聊猿BAYC#3738”NFT遭到钓鱼攻击被盗取,在被盗取的一小时内,该NFT被转手四次,其中最高价格为57.55万美元。该NFT处于以太坊区块链中,可以在OpenSea等NFT交易平台进行二次交易。该事件一经发生,数字藏品(NFT)的技术安全性便受到强烈的舆论质疑,不少网友更加担心数字藏品(NFT)的数据安全问题和投资风险。

虽然数字藏品(NFT)因为上链加密被舆论标榜为安全可靠,但是由于数字藏品(NFT)的私钥是由收藏者个人掌握,所以依旧存在隐私泄漏和被盗窃的风险。同时,数字藏品(NFT)的交易平台本身或智能合约的代码也可能存在漏洞,因此用户也可能在交易过程中由于点击了钓鱼链接而遭到黑客攻击,经济利益和数据安全受到损害。针对这些数据安全和交易风险问题,全球最大的加密NFT市场OpenSea官方网站安全中心采取了“一旦获知被盗,立即禁止买卖转手”的措施,其他数字藏品(NFT)市场和平台也在逐渐探索解决方法,但是面对巨大收益的藏品,还是会有不法分子选择“铤而走险”,且其诈骗方法也在不断更新,成为危害用户数据安全和权益的重要难题。

第三,市场风险。2021年3月,推特公司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将自己于2006年发布的第一条推特制成NFT进行拍卖,以约290万美元的天价出售给了加密货币创始者、“Bridge Oracl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斯塔维(Sina Estavi)。2022年4月,埃斯塔维将这条推特放到了NFT拍卖平台,希望能拍卖出4800万美元以上的价格,但是截止到拍卖结束,最高报价还不到290美元,该NFT仅仅经过一年的时间便缩水99.99%,说明了数字藏品(NFT)的巨大泡沫。

此外,2022年6月,作为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NFT销售额暴跌至7亿美元,同比下滑70%左右,远低于同年5月的26亿美元。7月,OpenSe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德文·费泽尔(Devin Finzer)发布推特表示,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公司将裁减20%左右的员工。8月,我国国内首家数字藏品平台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作为我国国内数字藏品头部平台,幻核的停售对我国数字藏品市场影响重大。一系列事件显示,数字藏品(NFT)市场在经过短暂的爆发式增长过后或许即将迎来“降温”,数字藏品(NFT)的价值也在经过猛烈炒作掀起高价后面临大幅度下滑,市场存在较大的泡沫风险。同时,由于我国不允许二级交易,当交易平台停止运行后,用户所拥有的数字藏品(NFT)还将具备何种价值、多少价值,将成为未知数,这些数字藏品(NFT)将何去何从也是用户和社会需要面临的问题。

(二)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目前,我国国内的数字藏品因弱化了金融属性,更加注重数字属性与收藏属性,虽然整体市场仍处于高速成长中但空间有限,其未来则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

第一,短期内主要聚焦在文旅产业。未来短期内数字藏品(NFT)竞争的关键是丰富的内容供给以及运营场景搭建,落地场景主要聚焦于文旅行业的既有IP等,尤其是博物馆、文化馆、图书馆的IP等。

第二,中期内主要聚焦于虚拟世界内的虚拟物品确权。数字藏品(NFT)可以为元宇宙世界中的虚拟物品进行确权,有效解决元宇宙世界中的数字内容归属权问题。在元宇宙中,数量众多的创作者创作大量的内容,数字藏品(NFT)能够进行有效确权并帮助创作者获利。

第三,长期内恢复金融属性,成为元宇宙经济系统的关键。元宇宙发展需要全新的经济系统,而数字藏品(NFT)是其中的关键。因为数字藏品(NFT)在数字生态中进一步呈现了资产的表现形式,在映射物理资产的同时催生了大量原生数字资产,扩大了元宇宙中数字经济的资产规模和想象空间,是元宇宙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整体来说,如果数字藏品(NFT)仅仅作为收藏、欣赏的数字凭证,其价值和功能难以得到充分发挥。而未来随着元宇宙和数字藏品的规范性发展,并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完善且落实、能够更好地治理潜在风险的前提下,为了真正助力元宇宙产业的落地和长期发展,未来我国数字藏品一定会向NFT看齐,恢复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全面彻底地发挥数字藏品(NFT)的功能和价值。

在元宇宙中,数字藏品作为经济基础的体现,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通过数字藏品,我们可以购买一些服务,作为门票式通证,去元宇宙的一些空间、地点,这是它作为元宇宙整个闭环的重要价值。

数字藏品为何如此火爆?一张图片或者一个视频,即便它具有唯一性,为什么会具有经济价值?清博智能创新院院长李祖希认为,作为元宇宙经济体系的缩影,它代表了一种基于唯一性所衍生的一系列价值集中体现。

首先,数字藏品是可以欣赏的虚拟藏品,它和很多文化IP,旅游行业结合比较深,文物、景区或者IP都可以数字藏品化完成发售,未来世界,万物都可以数字藏品化,它实现了一个重要的公用化,通过发售数字藏品,企业有可能实现商品,消费者的直接购买,对品牌和用户的维护非常有价值。

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文物数字藏品化:物品

以文物数字藏品化为例,可以分为:物品、场景和时空三个部分。

首先物品,比如建立文物信息档案,通过3D扫描全面展现文物细节,紧邻更精确的文物信息档案;热门文物IP开发,依托文物自身的文化价值和IP属性,开发“云观赏”平台,扩大受众的社会影响力;3D复原受损文物,人们可以穿越历史,窥见文物历史原貌;价值链延伸,可实现“文物-3D扫描-二次创作-3D打印”的闭环流程,延伸价值链。

其次场景,除了上述的建立档案和IP开发之外,还可以360度全息视角,突破空间局限,立体展现文物和空间样貌;可以灵活调整远近大小,带来更身临其境的沉浸式体验。

还有时空,可以以文物、传统艺术作品为模板,搭建虚拟场景,让静止的时空流动起来;在虚拟时空中,观众更具有主体性,可以在场景中实现自由观看和实时共享;可用于文物场景及展馆的开发等。

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文物数字藏品化:时空

数字藏品共享社区二次创作计划,对古建筑二次创作,与艺术家、建筑师等合作,对古建筑物进行二次创作、古今联动等;鼓励共享社区用户参与主题创作,将联名作品及用户优秀作品作为数字藏品出售。

数字藏品(NFT)的未来空间取决于金融属性的恢复与否

数字藏品专场:文物修缮基金计划

当然,在未来加入一系列智能化应用,数字藏品将不再仅仅是图片、视频,我们可以和它交流,通过互动,使它真正拥有元宇宙AI属性,这是未来发展方向。

未来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生活片段,有价值的东西铸造成数字产品和别人分享,在整个元宇宙空间中分享,就像当年的QQ空间一样,如果其他人喜欢就可以收藏这些数字藏品,这就是李祖希设想的元宇宙中的数字藏品,它既承担了重要的经济闭环要素,也是我们通向元宇宙各类层面的一个钥匙。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84133.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