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重拳加密巨头 细数美国 SEC 与加密的恩怨纠葛

头条1年前 (2023)发布 巳火社区
131 0 0

在 Binance 与 Paxos 合作发行的稳定币 BUSD 遭到美国监管大力打击的一周之后,CEO 赵长鹏(CZ)昨天宣布将放弃 BUSD 作为主要稳定币。另外为了平息监管施压,Binance 传出要缴纳罚款来与当局「做个了结」,达成和解、合作。

这次美国监管将手伸向了全球最大的加密平台。在此之前,SEC 也是动作频频:

2 月 9 日,加密货币市场短时下跌,据称是因为此前 Kraken 将支付 3000 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后者指控其加密资产质押产品违反美国证券法规。

2 月 11 日,Coinbase 创始人 Brian Armstrong 发推表示:SEC 据传希望在美国封禁散户的加密货币质押。他非常不希望看到此场景出现。

不仅如此,伴随加密世界的发展壮大,SEC 也如影随形,「SEC 在对未经适当授权提供数字货币销售的公司的诉讼中拥有稳固、近乎完美的记录,而且没有很多法律先例来赢得这场战斗」,这根监管大棒曾让不少加密项目方吃尽苦头。

01「监管」区块链

对和监管打交道而言,Tether 无疑是经验丰富且「战绩尚佳」的「老前辈」了。

作为「加密世界最大的一只灰犀牛之一」,2017 年 Tether 就收到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传票,但其并没有停止发行新的 USDT 。

后续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拿出实际的调查结果,称 Bitfinex 利用 Tether 为自己提供贷款,以掩盖其 8.5 亿美元的财务漏洞,但 USDT 依旧是「增发、增发、增发」。

又重拳加密巨头 细数美国 SEC 与加密的恩怨纠葛

即便遭遇了 2018 年 10 月 15 日,那次「空仓也被割」的信任危机,USDT 也依然凭借「大而不能倒」的姿态活了下来,甚至 2020 年疯狂增发,进一步与市场深度绑定。

之前就有加密数据网站 CryptoQuant CEO 就表示,如果 SEC 的下一个目标是 Tether,那么将给当时的牛市带来严重打击。

彼时市场严重依赖 USDT,在当时的背景下,大火的算法稳定币似乎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类似 USDT 这类抵押锚定模式的稳定币,终归还是依赖中心化的发行方(即便第二代稳定币 DAI 也不得不一定程度地牺牲去中心化,在抵押资产中引入中心化资产以保证稳定性)。
这就注定了其在监管面前的脆弱性,对去中心化属性的加密市场而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监管」的稳定币也慢慢成为刚需。
而算法稳定币相比于传统 USDT、USDC、DAI 等不同类型的几代稳定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完全抛弃了抵押锚定模式,而只是通过市场供需关系建立货币体系,没有具体的中心化发行方。

也正因如此,算法稳定币在「去监管」角度可能也代表了一种特定的市场需求——在 USDT 占据的主流市场之外,长尾效应下逐步蚕食空出来的市场份额。

02 Telegram 的监管拉锯战

区块链世界向来缺乏真实的增量用户,这是公认的痛点和难点,正因如此,坐拥上亿活跃用户的全球最大加密通讯软件 Telegram 的区块链项目 TON(Telegram Open Network)可谓含着金汤匙出生,一推出就被视为「天王项目」,备受热捧:

2018 年,Telegram 宣布发行 Token 融资,预售 Token 很快便达 17 亿美元(根据销售条款,当 TON 区块链上线时,投资者方才会获得自己那部分权益的 Token)。

未曾料想的是,原定 2019 年 10 月正式上线主网的 TON,却被 SEC 突然「喊停」——2019 年 10 月 11 日,SEC 向联邦法院提交诉状,称 Telegram 出售约 29 亿数字货币违反了 1933 年的《证券法》,要求对 Telegram 发出临时限制令,禁止他们将 Token 提供、出售、交付或者分发给任何人或者实体。

紧接着纽约法院南区地方法院便向 Telegram 公布了临时限制令,使得其 Token 分发并没有按计划进行,也正是从此时起,Telegram 开始陷入这场与 SEC 的诉讼风波。

随后针对 SEC 要求法院拒绝 Telegram 争取向非美国投资者出售 Token 的请求,Telegram 一直强调该裁决明确限制了美国联邦法律仅适用于「在国内交易平台上市的证券交易」和「其他证券的国内交易」的权限,因此 SEC 的禁令是没有根据的。

甚至 Telegram 区块链项目社区基金会一度放出风声,「或通过「分叉」主网方式绕过 SEC 与美法院」,直到 2020 年 6 月份,这场旷日持久的监管拉锯战才以 Telegram 的最终妥协而落下帷幕:

Telegram 及其子公司同意支付 1850 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并向投资者返还约 12.2 亿美元,以就该公司违反投资者保护法的指控达成和解。‎

03 硬刚到底的 Ripple

当然,也有敢于和 SEC 硬刚到底甚至不落下风的存在—— Ripple。

2020 年 12 月 22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发布了针对 Ripple 及其创始人 Bradley Garlinghouse 和 Christian A.Larsen 的起诉书,称从 2013 年至今 Ripple 公司及其创始人出售 XRP 获利 13.8 亿美元,且没有登记他们对 XRP 的报价和销售,也没有获得任何注册豁免,违反了联邦证券法的注册规定。

从那时起,SEC 就一直指控 Ripple 出售其 XRP Token 和未注册证券,然而 Ripple 一直在法庭上坚称其没有不当行为。

本来在 21 年 Gary Gensler 确认当选 SEC 主席后,Ripple 一度主动示好,认为可以以更开明的方式解决诉讼争端,但似乎 SEC 并未退步,Gary Gensler 更是态度较为强硬地称加密货币的众多领域均可能涉及了证券法,必须接受 SEC 的监管。

所以 Ripple 的态度愈加强硬,2022 上半年 Ripple 首席执行官曾表示如果在 SEC 对该公司提起的诉讼中败诉,Ripple 可能会完全转移到美国以外的地方,甚至还称一旦与 SEC 的诉讼结束,Ripple 将探索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可能性。

而 Ripple 也抓住了 SEC 的一个致命弱点:SEC 前金融司司长 Bill Hinman 于 2018 年的演讲中解释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这使得 SEC 的陈述前后矛盾。

就在 8 月 15 日,美国地方法官 Netburn 批准了 Ripple 的动议,送达两份传票以验证七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员的公开言论视频,并忽略 SEC 关于 Ripple 试图重新开启证据发现程序的指控。

这场 SEC 与 Ripple 激烈对决的诉讼大戏,预计也还在持续进行中。

但在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大棒挥舞之下,也有 Coinbase、Bitstamp、币安美国站 ( Binance US ) 等主流交易平台屈从相继宣布将下架 XRP 交易。

04 XRP 不是第一个,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又重拳加密巨头 细数美国 SEC 与加密的恩怨纠葛

其实在诸多数字货币项目里,被 SEC 盯上的,XRP 不是第一个,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最为大家熟悉的,无疑就是 2019 年的 EOS 事件,不过同样是被 SEC 盯上,但与 XRP 最终被多家交易平台陆续下架的糟糕情况不同,EOS 采取了身段极为灵活的处置方式,让问题在还没有大规模发酵之前就被平息了。

2019 年 9 月 23 日,SEC 与 Block.one 达成和解,Block.one 同意通过支付 2400 万美元(罚款额占其 Token 融资总额的 0.58%)的民事罚款,来解决 SEC 对其进行未经注册的 Token 融资发行的指控,同时授予了其对未来业务的重要豁免权。

这不仅意味着 Block.one ,及 EOS 在合规化的路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高悬的政策「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暂时得以解除,更从另一个角度为一众陷入类似指控困境的项目提供了思路——态度积极,认罚过关

Tezos 对此做了另一次确认,2020 年 3 月 23 日,Tezos 宣布其在长达两年的法庭之战后,选择以 2000 万美元解决面临的诉讼问题。

作为史上第一个、也是 EOS 之前规模最大的一次公开 Token 融资项目,Tezos 在 2017 年秋季通过了轰动一时的,首次 Token 融资发行,实现了 2.32 亿美元的收入。

又重拳加密巨头 细数美国 SEC 与加密的恩怨纠葛

「SEC 明年( 2020 年)会非常缺钱」,EOS、Tezos 的「花钱买平安」似乎也应证了 SEC 的执法思路——项目方的历史融资等行为,存在法律上的监管把柄,基本上市场都有共识。

只要出手多可以一击必中,同时一旦选择出手,也必是可以重罚的知名(有钱)项目。所以「创始人卖 Token 成首富」的 Ripple,似乎被盯上的逻辑也就说得通了。

从这个角度讲,目前市场上同时满足「有问题 + 有钱」的项目,似乎也并不太多,谁会成为 SEC 的下一个狩猎对象?

05 EOS 和 Tezos 的「罚款突围」

但监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却并非无解,在 SEC 的监管大棒之下,也是有项目能通过「折中」方式最终安稳逃过一劫的。

2019 年 9 月 23 日,SEC 与 Block.one 达成和解,Block.one 同意通过支付 2400 万美元(罚款额占其 Token 融资总额的 0.58%)的民事罚款来解决 SEC 对其进行未经注册的 Token 融资发行的指控,同时授予了其对未来业务的重要豁免权。

这不仅意味着 block.one 及 EOS 高悬的政策「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暂时得以解除,更从另一个角度为一众陷入类似指控困境的项目提供了思路。

而当年 3 月 23 日,另一个项目方 Tezos 也在长达两年的法庭之战后,选择以 2000 万美元解决面临的诉讼问题。

作为史上第一个、也是 EOS 之前规模最大的一次公开 Token 融资项目,Tezos 在 2017 年秋季通过了轰动一时的首次 Token 融资发行,实现了 2.32 亿美元的收入,也由此进入了 SEC 的视野,陷入了类似 Telegram 的监管拉锯战。

然而可能并非所有的 Token 融资项目都能够像 EOS 和 Tezos 一般用钱解决问题,毕竟 Block.one 和 EOS 举重若轻的 2400 万美元,甚至都高过绝大多数项目总共的 Token 融资额。

SEC 大棒挥舞之下,2023 年还会有多少的项目方被盯上?不论多少,但也注定会有不少「周瑜打黄盖」的戏码重复上演。

06 小结

就目前来看,美国和欧洲这样的监管主体都在逐步收紧对稳定币和 DeFi 的监管力度,而美国在加密监管领域的发挥着主要影响力,项目方正在被动或主动地配合探寻创新与合规平衡的边界。

与此同时,以往「Token 是否是证券」的争论的答案也似乎逐步呼之欲出——美国参议院农业委员会领导人 Debbie Stabenow 等人去年计划提出新的加密监管法案,将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现货置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管之下。

这既意味着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的的商品属性在监管那里逐步得到强化确认,也等于在 SEC 之外,CFTC 等其他机构后续也会逐步扮演起监管主体的角色(当然,此前 CFTC 也曾对所谓违反衍生资产法的加密货币公司也采取过行动,例如 BitMEX、Tether 和 Bitfinex 等)。

总的来看,新事物诞生与发展的早期,野蛮生长难以避免,但随之的合规问题就会愈发凸显并成为至关紧要的生命线。

无论 DeFi 与 CeFi 是否做好了准备,对加密世界而言,这一天最终都会如期而至。

撰文:白话区块链

来源:DeFi之道

本文转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094332.html
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删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